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六百四十七章 生蛋的方法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42人围观
简介 黄金实验室中的绿毛虫小憩了一会儿后懒洋洋的抬起头,鲜红的叉状触角颤了颤,便又晃悠悠的爬回了实验室内部联通的地下森林中。 殿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绿毛虫,“可惜。 ”别看这只绿毛虫真的不

第六百四十七章 生蛋的方法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黄金实验室中的绿毛虫小憩了一会儿后懒洋洋的抬起头,鲜红的叉状触角颤了颤,便又晃悠悠的爬回了实验室内部联通的地下森林中。

殿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绿毛虫,“可惜。 ”别看这只绿毛虫真的不起眼,但实际上对于哥顿博士研发的巨大化神奇糖果的「适应性」极为优秀。

持续时间能够达到三十分钟,并且可以压抑住体内能量的暴增不进化等等,这都是素质良好的表现。 有的绿毛虫在服用了神奇糖果后会短时间内极速的进化成巴大蝴,紧接着便难以维持体型,最后恢复原状。

而实验中,最优秀的巴大蝴似乎也只能持续巨大化五六分钟的样子。

这跟食用神奇糖果的数量似乎无关,但也难以断定。

毕竟,这仅仅只是研究的一个开始。 “持续时间先且不提,巨大化后能量体系并没有相对应的产生质变,特殊侧技能的威力也没有明显的增幅。

”“增幅最大的只有物理系,体力……唯一的优势就是神智似乎没有发生变化。 ”神智没有变化这一点很难得。 毕竟,一般而言,肉体的巨大化往往都会导致神智发生不同程度的扭变才对。 如果说,原本一只绿毛虫没有威胁的话,那么巨大化后的绿毛虫便相当于一只绿色版大岩蛇,威胁力一下暴涨。 但也就仅仅如此罢了。 催眠术,睡眠粉,奇异光线等等手段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一只巨大化的绿毛虫。 毕竟,增大的仅仅只是身体,更关键的抗性,能量体系等等并没有发生质变。 果然,单纯的肉体变化似乎并不能提高多少战力。

这跟他曾经见识过的巨大化快龙以及印象中的巨大化毒刺水母区别很大。 想到这里,殿淡淡的发问,“那只毒刺水母和快龙的踪迹发现了么?”“没有……”猎人k摇了摇头,苦笑了起来,“海域之中的无人区太多了,如果用预知未来的话……”也许超能力手段可以探查到。

殿没有回话,那只快龙巨大化的经历基本上没有参考价值,完全是活着吃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等到它发现的时候自己就那么大了。

“我当时应该抽一管血的。

”他无奈的一笑,那时候他连能不能回来都不知道,自然没有考虑到这些,现在想想当时还是不够成熟。

殿摆了摆手,“算了,你继续去找那只异色巨金怪的下落。 ”猎人k连忙称是后便退了出去,他和一帮猎人现在总算是享受到体制内的好处,收服神奇宝贝不用担心被护林员截胡,也不用害怕君莎小姐从天而降,再加上安全性也有保障。

至于自由……以前被钱限制,现在被规矩限制,也没什么不同。 而留在原地的殿也享受到了有人驱使的好处,自己可以安心搞研究培育神奇宝贝,需要的资源都可以让下面的人去搜取。 这就是地位,金钱,人脉的强大之处。 例如,记忆中的那只金银色的巨金怪,他现在便可以堂而皇之的派人去收服。

至于过早进化潜力耗尽的问题,无妨。 他可以给其提供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然后从下一代开始养成。

有钱,有资源,就是这么任性。

“还有那只活了几百年的九尾,完全可以请回来教导冰六尾。 ”殿摩挲了一下下巴,原本这些记忆都已经极为模糊,但是随着对于达克莱伊力量的浅显研究又再一次挖掘了出来。 梦境溯回,这就是殿目前研究出的副产物。

达克莱伊与克雷色利亚作为掌管着梦境力量的强大存在,都会不自觉的散发出梦境之力,一方面是为了警告凡物退避,另一方面也是不断精纯着自身的梦境力量。 而殿在持有漆黑精灵球的回来路上,几乎每晚都会陷入到深沉的梦魇当中。 他在饱受梦魇折磨几次后,突发奇想反过来利用心力开始追溯自己已经模糊的记忆。

最后他发现随着与漆黑精灵球待的时间越长,他在梦境中获得的自由性就越高。

如果长此以往的话,甚至于觉醒出关于梦境的超能力都不是不可能。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殿关于传说神奇宝贝与超能力者关系的猜想。 极有可能,曾几何时,娜姿这类超能力者的先祖就与传说神奇宝贝“近距离”接触过。 现代人哪有古代人大胆会玩。

“汝还是喜欢这种调调啊~”随着空间波纹,拉帝亚斯从中走出,她随手拨了拨蓝色卷发,金眸中映照殿手中的漆黑精灵球,隐约间一只混沌的漆黑魅影影影绰绰,诡异之极。 “什么叫做这种调调,这可是有益于人类与神奇宝贝和谐发展,亲如一家,水乳交融,灵肉合一的新时代价值观。

”殿不服,最近电视上都逐渐出现了训练家与火狐狸的纯纯之恋,这代表着生……爱情是跨越了种族与隔离的。

拉帝亚斯附和性的点着头,一双金眸上下打量着殿,仔细检查排除着任何异状。

片刻后,她才侧着脸小小的优雅的打了个哈欠,“殿啊,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她眸光一转,便凝视着眼前人类的黑眸,“——你说一个人要是日日夜夜辗转反侧朝思暮想的渴望着生蛋,但是,当真正生蛋的机会来临了,他又左言他顾,这种人类是不是——”“——叫做怂?”空气骤然死寂,殿沉默许久,才发声,“……我不会……”人类可不是蛋生,是胎生物种,生蛋什么的别说学习了,估计都没铭刻到基因里。

殿说完又觉得这时候不能怂,起码嘴炮也不能输,他现在代表的可是整个蛋人族,于是他理直气壮的反问了一句,“你这么说你会么?!”拉帝亚斯金眸蓦然凝住,紧接着她眨了眨,先是小手举起,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生蛋这种事情……吾活了这么久,自然,自然……知道……”她支支吾吾,眼神飘忽不定,脸颊都渐渐红了起来。 “我不信,那你说蛋是怎么生出来的?”“……先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