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二百七十一回 对战试合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14人围观
简介 谭纶“哦”了一声,说道:“我也同意沈大人的观点,就算倭寇里裹胁了一两个好人,哪怕他们劫持了一些百姓当人质,也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他们的。 铁牛兄弟,你应该能看出这些倭寇都是高手,深入我大明境

第二百七十一回 对战试合沧狼行最新章节

谭纶“哦”了一声,说道:“我也同意沈大人的观点,就算倭寇里裹胁了一两个好人,哪怕他们劫持了一些百姓当人质,也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他们的。 铁牛兄弟,你应该能看出这些倭寇都是高手,深入我大明境内甚至是窥探南京,为的恐怕就是收集情报,为日后的大军犯境作准备,绝不能放他们回去。 ”李沧行点了点头:“谭大人说的不错,以前倭寇只是在沿海一带烧杀抢劫,这次这帮人却是公然进犯我大明陪都南京城,所图者大,不能放他们回去。 可是我现在想说的,是同意柳生雄霸的意见,先由我把他引开比武,此人不在,二位大人立刻动手,将上泉信之这伙人拿下。

”沈鍊和谭纶的脸色同时微微一变,对视一眼后,沈鍊说道:“铁牛壮士的意思是调虎离山?”李沧行说道:“是的,到时候我借口这林中狭小,打起来不过瘾,要引他到林外一处僻静之处,他反正只要跟我比武,我正好把他引开,而那些剩下的倭寇,二位大人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沈鍊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恐怕那个上泉信之不会让他离开自己的吧,这人就是那些倭寇的保命符,只要他一离开,我们擒杀这些倭寇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铁牛壮士你自己也说过,上泉信之的翻译是有问题的,他应该不可能向那个柳生雄霸传递我们的意思。

”李沧行微微一笑:“我看那个柳生雄霸也不是傻子,杀人放火的事情他不掺和,而且刚才我们能看出上泉信之从中搞鬼,那个柳生雄霸应该也能多少看出来一些,一会儿我有办法引开柳生雄霸,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二位大人了。

”谭纶说道:“铁牛壮士,你觉得跟那个柳生雄霸对阵,你的胜算有多少?”李沧行摇了摇头:“只怕我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从他那一下刀气来看,我就是全力施为。

可能也只是和他半斤八两。 不过这不是主要问题,我引开那人,你们好去擒杀剩下的倭寇,结束之后来人帮我忙就行。 我想以我的功力,撑上半个时辰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李沧行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自从下山以来,他也跟多名顶级高手直接交手过,刚才那柳生雄霸虽然只出了一招,但是李沧行能看出他的脸上颜色有变化,还达不到象公孙豪这样出屠龙掌时面色如常的地步。

可见他的刀法虽然霸道。

但需要消耗的真气也很大。

而此人的年纪修为放在这里。

内力方面还不如中原武林的顶尖高手,应该是和金独异的功力相当,高过鬼圣等人,但略逊于公孙豪这样的顶级高手。 李沧行自从习得屠龙十巴掌以来。 任脉已经通到第十个穴道,已经接近小周天八脉全通的超一流高手境界,即使与公孙豪全力以拳脚功夫相抗,也能撑到三四百招,所以他自信即使与这柳生雄霸较量兵刃,只要使出紫青剑法的游走功夫,配合上玉环步,也能缠斗至少一个时辰以上。 沈鍊看了一眼李沧行的那柄紫电剑,尽管李沧行这时候已经收剑入鞘。 但是凛冽的剑意仍然能让这几名高手感觉得到。 沈鍊看了李沧行一眼,说道:“铁牛兄弟,想必这也是你的化名吧,从你刚才的出手,我分明看到你使的是丐帮的屠龙掌法。

可这剑又显然不是丐帮的,沈某冒昧,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李沧行笑了笑,他现在的易容术手法进步了不少,连面具也能变得有表情了:“沈经历,在下既然戴了面具,就是不想向别人透露自己的本来面目和师承来历,在下只是看倭寇猖獗,基于一个中原武人的义愤,这才和钱老板一起加入追击的,至于在下的身份,您就别多问了。

”沈鍊点了点头:“那你跟这柳生雄霸一战,如果没有胜算的话,会不会让这柳生雄霸趁机逃跑?”李沧行摇了摇头:“我看不会,这人应该不会扔下他的那些倭寇同乡的,不然在南京城外他也不会跟着这些人一起跑。

恐怕他也知道这些倭寇凶残狠毒,杀了我们大明这么多人,他一个人落了单,又语言不通,也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而且我觉得这人说想比武是出于真心,不会是借机逃跑。 ”李沧行想到了那个柳生雄霸那种看着自己就象看着一具尸体的感觉,突然觉得背上一阵发凉。

谭纶开口道:“这样好了,到时候我请钱兄为你掠阵,万一事情紧急,你们二位就联手一起对付这个柳生雄霸,我们这里一结束,就会来帮你的。

”三人商议已定,就转回了林中,只见那些倭寇们都还停在原地,那柳生雄霸一直盘膝而坐,双眼微微闭起,蓄力养气,而上泉信之则是趁这机会跟其他受伤的倭寇一样,裹了伤口,大口地喝着水。

李沧行走上前去,经过钱广来的时候低声说道:“胖子,一会儿还要麻烦你帮我掠阵,我要把那个柳生雄霸引开。

”钱广来点了点头,他和李沧行相处了快一年,知道他的心思。 李沧行转头对着那柳生雄霸高声叫道:“喂,柳生雄霸,你不是要比武吗,我跟你比!”上泉信之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到那柳生雄霸从地上弹地而起,双眼一下子睁开,原来有些慵懒无神的眼睛里一下子精光暴射,他一举手,阻止了上泉信之对自己的翻译,直视着李沧行,抱臂而立,一言不发。

李沧行心中有数,从这柳生雄霸的举动来看,显然他也认识到了上泉信之的转话有问题,所以才选择了直面自己。

李沧行冲着柳生雄霸一抱拳,沉声道:“我乃中原武人铁牛,愿意接受柳生先生的挑战。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先是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对面的柳生雄霸,然后拿起紫电剑在空中虚挥了两下。

柳生雄霸也跟着点了点头,显然他看懂了李沧行的意思,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突然拔出了自己的那把长刀,只听“呛啷”一声,这阴暗的树林里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许多,一把如同一泓清泉的雪亮利刃,闪得在场众人一阵眼晕。

柳生雄霸的这个举动本能地让所有在场的汉人紧张,无论是锦衣卫还是江湖高手,全都跟着抽出了自己的兵器,就连沈鍊也是脸色一变,握着宝刀的双手不由得紧了紧。 李沧行却笑着对身边如临大敌的同伴们说道:“大家莫晃,此人没有敌意,他虽然抽出了刀,但现在没有杀气。

”柳生雄霸突然背过身,在地上写起字来,火光照在他那雪亮的刀上,映得地上的字也是清清楚楚,只见他写下了“对战试合”这四个字。 写完后,柳生雄霸转过身来,一指李沧行,再回指着自己,说道:“比武!”李沧行一听愣住了,他甚至在一瞬间怀疑起这个柳生雄霸是会汉语的,只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而已,但是他很快反应了过来,刚才那上泉信之说过比武两个字,估计被这柳生雄霸牢牢地记住了,现学现用。

要是此人真的会汉语的话,也不用跟自己这样连写字带比划了。

李沧行心下释然,表情也变得轻松起来,他笑着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柳生雄霸,重复了一句:“比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