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心碎的声音,我一个人听到

本站2019-06-1245人围观
简介 十二月的风,微微的吹着,街道两旁的老柳树,无力的随风摇摆着。 走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艳感觉冷冷的,也许天气真的很冷,也许…… 稳已经说了好多次让艳回去,

心碎的声音,我一个人听到

  十二月的风,微微的吹着,街道两旁的老柳树,无力的随风摇摆着。 走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艳感觉冷冷的,也许天气真的很冷,也许……  稳已经说了好多次让艳回去,可是艳总是说:回去也没事做,再陪你走走吧。

稳勉强同意了。

  和稳在一起,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 到第四个十字路时,艳停了下来。

其实艳是不想停下的,能和稳这样走在大街上,是艳梦寐以求的,尽管两人只是这样无言地走着。 然而艳还是停了下来,因为她感觉到了稳的不快乐。

艳不想让稳讨厌自己,哪怕只是一点点。   一句再见后,稳匆匆走了,像是要摆脱什么。 艳没有说话,因为艳不知道再见将是多久以后的事情。 艳只是静静的看着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海。

  终于,艳收回了目光,转过身,沿着来时的路走去。 泪无声的落下。   艳和稳是初中同学,和稳在一起的日子,艳总是很快乐,艳知道,其实她已经喜欢上稳了。 而聪明如稳,又怎会不知道艳的心思呢?只是他聪明地不去点破,仍像对妹妹一样对她。   毕业后,艳和稳各去了一方,这一别就是六年。 在这六年中,艳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稳,写给稳的信也堆如山,却始终没有寄出。

艳没有接受失败的勇气,更没有勇气去尝试。

  六年后,因为学业需要,艳来到了稳所在的城市。 尽管艳早已查到了稳的电话,却始终没勇气把那短短的七个数拨完。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艳打电话回家,妈妈告诉她,稳打过电话回去问我的电话,可是他们也不知道。 艳匆匆结束了和妈妈的通话,第一次有勇气拨通了稳的电话。

  第二天,稳来看艳,当艳看到稳的时候,艳知道,她仍深深地喜欢着他。 同样艳也知道,稳仍只当艳是妹妹。

  后来,稳很少来看艳,稳告诉她,他总是有忙不完的事,而艳也不去要求什么,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编织着未来。

可是昨天,艳终于鼓足勇气打电话叫稳今天来,艳告诉他只要来一会儿就好。   今天,稳准时来到,艳拿出一张灰白色的围巾拿给稳看,稳说还可以。 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白色的,说这张围巾有多好,是哪个送的。

艳放下围巾,不再说话。

  稳要走了,艳送他走了很长一段路,艳以为稳会问要他来的原因,可是问一直没问。 终于,艳对稳说: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让你来这。 稳说:是有一点奇怪,可是你们女孩子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可以理解。   艳好生气,气稳说的莫名其妙的想法,更气稳不懂,自己的莫名其妙全是因为他。 艳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为稳织了一张围巾,只因那天稳说今年的冬天很冷,问艳要送他什么。   艳叫稳来,是想把围巾送给稳的,但是看着别的女孩送给他的围巾,艳改变了计划。 不是因为艳织的不好,只是艳觉得,稳已经有了。   尽管后来稳一再追问,可是艳也没将这一切告诉他,艳想:自己心痛就够了,不要让稳有心理负担,不要让他因此不高兴。   十二月的风,冷冷地吹着,吹落了艳的泪,吹碎了艳的心。

艳告诉自己,让它再彻底痛一次吧,以后再也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