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八十七章 珍宝楼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73人围观
简介 尼玛!林宇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内心暗骂,当下也不敢马虎大意,体内气府运转到了极致。 才气灌输进双腿之中,一个华丽丽的空翻躲开,而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却是炸开了一个小洞马厩中的马匹受到了惊吓

第八十七章 珍宝楼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尼玛!林宇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内心暗骂,当下也不敢马虎大意,体内气府运转到了极致。

才气灌输进双腿之中,一个华丽丽的空翻躲开,而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却是炸开了一个小洞马厩中的马匹受到了惊吓,纷纷嘶鸣了起来,吓的看守的马夫全都冲了进来。 当看到站着的林宇与方世杰后,他们都是缩了缩脖子,大气都不敢出。 “你是什么意思?”林宇寒声道,要是刚才没有避开,他的双腿估计都要被洞穿,这已经是生死大敌了。 方世杰眼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逝,显然没料到,林宇居然会避开,深深地看了眼林宇道:“没什么意思,给你提个醒,等本少爷踏入文道修士境界,便是你的死期……”话音落下的瞬间,一股杀意,便是自方世杰身上浮现。

文道修士境界之下,所有人都要受大夏律法管辖,但文道修士,则拥有诸多特权。

“是吗?”林宇却是笑了,嘴角扬起一抹弧度,道:“那你最好期待快点突破。

”“三个月时间,你必死无疑。

”方世杰压根没将林宇放在眼里,身为方家之龙,身怀大机缘,他有足够的把握三个月后踏入天道门槛。

成为武陵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文道修士。

甩下这句狠话后,方世杰便是策马离开,身穿华贵锦衣的他,如同天上的皓月一般耀眼。

看守马厩的马夫们,不由看呆了。

随后,他们看向林宇时,眼中也是浮现同情之色,方世杰的名号,在方家内外那都是如雷贯耳的存在。

身为方家之龙,年轻一辈谁与争锋?林宇面无表情,翻身上马,离开了马厩,他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愤怒,因为愤怒是弱者拥有的情绪。

若是自己足够强大,何须愤怒迷失理智?直接动手宰了方世杰不就行了?林宇自知,他跟方如山父子三人,已是有了不共戴天之仇了,方如山诬陷自己被院主罚去面壁。

方世明前后两次被揍,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显然方世杰便是方世明请来对付自己的。

但没想到,方世杰居然想要置自己与死地。 “三个月时间?你能够踏入天道门槛,我林宇也绝不会落后与你,三个月后,不是你死即使我亡……”林宇坐在骏马背上,眼神微眯,从今往后或许不可能像以前这般放松了,事关生死,怎么能不让他紧迫?与此同时,他眼神微眯之际,竟是看到了一道黄中带绿的气柱,直冲天际,而那个方向,显然便是方世杰离开的方向。 “三等才华,逼近四等,难怪如此自信……”林宇低声自语道。 他的才华曾在才宫尺上,达到了才宫惊尺的地步,要不是他主动停止,可能就不仅仅是三斗才华了。 而才华越高的人,一般来说,才宫的等级就越高。

在林宇看来,方世杰的才宫将近四等,说明他的潜力非常之高,不出意外,文道修士是肯定的。

不过,有《道德经》在手,林宇还是有足够的信心,那洋洋洒洒五千多字的文章,绝对能让他踏入一个非凡的高度。 林宇收回目光,那冲天的才华气柱也随之消失,骑马至武陵城后,便是去了武陵城的珍宝楼。 珍宝楼名气非常之大,哪怕林宇对武陵城非常陌生,微微抬头,也能够看到那伫立在城中的一座建筑。

巨大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珍宝楼’几个大字。

珍宝楼外人满为患,马车与威武不凡的骏马,亦是不少,显然这都是获得文位,也就是获得功名的学子所有。

除了有功名的学子外,其他人是没有资格骑马或者达成马车进入城中的。

“郡守大人的寿辰在即,此乃武陵郡最头等的大事,我们还是速速去珍宝楼,挑些最好的东西当贺礼,迟了就没了。 ”“郡守大人的这次寿辰,怕是前所未有的热闹了,很多不出世的天才,也要前来祝寿。 ”“到时候怕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诗词大会,这么多的才子相遇,想要博得郡守大人欢心,得要好好下功夫了。 ”珍宝楼内外有不少人都在谈论,热闹非凡。 林宇暗暗咋舌,郡守的寿辰,直接让得武陵郡世家前所未有的重视起来,都在这边挑选贺礼。

说是贺礼,其实也是武陵郡各大世家的一次实力摸底,家底深厚的,送的东西那觉得珍贵。 而勉强能够初入郡守府祝寿的普通世家,也会借此机会,好好地表现一番,只要能够落入郡守法眼,对于家族来说,那都是大有裨益。

珍宝楼中,收集的都是珍稀,罕见,名贵的宝贝,是送礼收藏的最佳去处。 珍宝楼出品,每一样都是价值非凡的存在,曾经有过一幅前人字画,卖出了上万余两银子。 也有过珍稀的,蕴含才气的天材地宝,拍出了十余万两银子的天价。 珍宝楼是大夏最大的拍卖行兼寄卖行,在各个郡城都几乎拥有分楼,底蕴非同一般。 在这里,甚至可以发布求物悬赏,想要在多少天内买到什么东西,只需发布到悬赏榜上就好。

林宇一进入珍宝楼,便被一股珠光宝器的气息扑面,随后看到了人满为患的珍宝楼大堂,所有人都在物色珍稀的宝贝。 甚至,还有的四五个人为了一样东西,而直接骂架,差点互掐起来,而这个时候,便有珍宝楼的人前来调解。

让他们进入单独的房间中,以拍卖的形势拍走物品,价高者得。

“方世杰”在珍宝楼中,林宇一眼便看到了鹤立鸡群般的方世杰,正在七八个年轻军演的拥簇中,负手走向珍宝楼二楼。

方世杰似乎察觉到了林宇的目光,低头俯视,面带冷笑,那眸中充满了不屑与嘲弄。 “这位公子,第一次来珍宝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林宇回头,便看到一个脸色略微显苍白的少女,正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 导购!林宇脑海总突兀地想起一个字,这珍宝楼很大,非常大,哪怕是世家子弟进来也会被看花眼。 这珍宝楼,可以把它当成一个专卖奢侈品的大商场,而这里面自然会衍生出导购这个群体。 但这些导购并非是珍宝楼雇佣的,而是她们替买家物色、鉴别,从买家手里赚取佣金的。

与其说是导购,称其为现场代购更贴切一些。 这些代购是需要很强的鉴别能力,还需要对珍宝楼的所有珍宝,有大概的了解。 而且,一般做这个多为寒门女子。 为了补贴家用,或是赚钱供家中的弟弟哥哥读书修行,才进入这一行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