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645章 怂恿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5人围观
简介 “速度太慢,这一枪软绵绵的没一点力量,我拿根棉花槦也比你戳的有力些。 ”“你还有没有力气了?今早老大做的米皮什么玩意的,你一个人就吃了二十几张,难道都吃到胸脯上去了?”“反应!就你这反应

第645章 怂恿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速度太慢,这一枪软绵绵的没一点力量,我拿根棉花槦也比你戳的有力些。

”“你还有没有力气了?今早老大做的米皮什么玩意的,你一个人就吃了二十几张,难道都吃到胸脯上去了?”“反应!就你这反应速度,信使异形能落你八条街。 ”“爱丽丝,我不知道你蔷薇骑士的名头怎么来的,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自称什么骑士?”“快,再快一些。 ”当云月不停地揶揄声无情地在爱丽丝耳边响起时,后者终于忍不住了。 “变态,你们都是变态。 ”“我只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不要拿我跟你们这些变态比。 ”声嘶力竭地喊着,一身类似地球运动装显得英姿飒爽的爱丽丝将自己的银枪插入了坚硬的石地面,干脆不打了。 “哟……”一声感叹,云月拉长了尾调,就跟某些娱乐会所的妈妈一样,韵味十足。

“你还上脸了?本来就是你自己太差劲了好不好。

”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背心,衬着鼓胀的胸脯和晶莹剔透的肌肤,下身穿着紧身皮裤,即显魅惑又极具青春气息的云月一脸鄙夷。 “以前在地球,我能打到你满地找牙。 ”爱丽丝气得浑身颤抖起来,转过头愤怒地咆哮道。

“来啊,别光说不练啊。

咱们来试试看,看谁以后只能靠稀粥活命了。 ”云月不怒反喜,赤手空拳的她兴高采烈地说道。

张了张嘴,爱丽线颓废地低下了头,默默地走开了。

根本没法打的。

以前在地球时,爱丽丝一个人就搅得地球天翻地覆,一个人打一群异形,那几乎都是在玩一样。

而现在呢,不要提异形主宰云海,甚至不用考虑妖孽的云月,就连一些特殊的禁卫异形,都能跟她打得有声有色,甚至如果放在实战当中,从来不会怜惜自己性命的异形,很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不计代价就能杀死她。 进化过的异形,太凶悍了。

它们不仅只是进化出了在宇宙太空中翱翔的能力,更可怕的是,它们的战力提升了何止数倍。

颓废,很快就转变成了恐惧。

曾几何时,鳄人一直都是爱丽丝眼中钉、肉中刺。

她觉得鳄人这样的生物生活在同一片星空中,根本就是一种耻辱。

然而鳄人如今承受的一切,爱丽丝却根本感觉不到痛快。

在异形面前,没有好坏、男女、老幼之分。 凶悍而强壮的鳄人战士,天真烂漫的鳄人幼童。 在异形眼中,它们都是宿主,都是食物。 随着星球上的异形数量,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多时。

鳄人的城市,一座接一座的陷落。

被异形接到绿星的爱丽丝,在云月有意识的带领下,她不止一次地看到那一幕幕恐怖的血淋淋的场景。 漫山遍野、大街小巷的鳄人或昏迷、或幽灵似的游荡着。 魔戈族好像不知道绿星正在发生的一切,或者彻底地放弃了它们。

这些失去了所有希望的鳄人,仿佛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不时地,在凄厉的嘶鸣声中。 一个个鳄人的胸膛炸开血花,当异形幼体破胸而出,疯狂地吞噬起它们的尸体时,更多看到这一幕的鳄人都无动于衷,彻底麻木了。

当然,也有一些崩溃的鳄人尝试自杀。

无论是高楼跳下,或者用尖锐的金属刺进胸膛。

一百个鳄人中间,只有区区几个才能成功。

从高楼木然纵下时,就会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异形临空飞过,尖爪抓起它,再在低空抛下去。

至于鳄人摔得筋断骨折头破血流什么的,并不在这些异形的考虑范围。

那些尝试其它自杀方式的,也总会有异形蹿出来,干脆利落地重创它们,甚至彻底地让它们失去对身躯的控制能力。 轻伤重创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至少异形是这么认为的。

它们只需要尽可能地保证被寄生的鳄人活着就行了——异形幼体的成长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就鳄人强壮的体魄而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足够支撑到异形幼体诞生了。 不只是鳄人,一些苟延残喘艰难地生存在鳄人统治下的其它低等智慧种族,自然也包括银龙帝国人类。

它们或者他们的遭遇,跟鳄人完全没有区别。 冷漠而无情的异形主宰,显然想将富饶的绿星,再一次变成渊泽似的蓝星。

充满了生机的绿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地狱。 根本没有一丝欢喜振奋,爱丽丝非常的清楚,现在鳄人的遭遇,现在绿星正在发生的一切,也许就是银龙帝国的将来。

云月喋喋不休的揶揄声在耳边不停的响起,爱丽丝却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抬头茫然看着苍茫的天穹,爱丽丝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又犯傻了……”从呆滞的爱丽丝身边走过,云月走到云海身边说道。 巨大的身躯仍旧俯在山头上,奥尔恒星升升落落已经过去了十个恒星日,异形化的云海甚至都没有动过。 庞大的颅骨微微动了动,表示自己听到了的它,粗长的尾骨在身后偶尔无意识地摆动几下。

“我说老大,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你这都睡了几天了?”熟练地靠着云海的颅骨侧面坐了下去,虽然不会对闷热潮湿的环境产生不适感,可冰凉的颅骨紧挨着躯体,云月还是很享受的。 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已经习惯了的云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搞不懂鳄人在想什么?”“初代皇后现在在奥尔恒星系最后一颗生命星球上,以它恐怖的繁衍能力,占领那里甚至不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蓝星皇后、蚁后皇后和鳄雀鳝异形皇后,它们都被异兽异形带去了附近的三个恒星系。

”“每个皇后身边都有五万进化过的异形同行,而除了星系内的些微抵抗力量外,鳄人的舰队都像是蒸发了一样,一艘都没出现过。

”“光是奥尔恒星系就有近百亿的鳄人,更不用说附近正在被我们入侵的恒星系了。

”“老大,我觉得事情不大对头,鳄人可能有什么阴谋。 ”“你看要不然,我们去瞧瞧。 ”“边缘星系鳄人能放弃,我就不信它们连象征着精神核心文明的母星也能放弃,咱们去它们的母星瞧瞧,我想一定会有发现的。

”无聊地扯了一根小草放在嘴里咀嚼着,云月一开口便是滔滔不绝,特别是最后几句话,更是极具诱惑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