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七百八十一章 内应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72人围观
简介 大明朝有多少监察御史?十三道监察御史,一共一百一十人,其中河南道御史十人。 道御史在京监察两京,在外则是监察地方。 道御史虽说官位只有正七品,但权力之大,令人侧目。 而且道御

七百八十一章 内应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大明朝有多少监察御史?十三道监察御史,一共一百一十人,其中河南道御史十人。 道御史在京监察两京,在外则是监察地方。

道御史虽说官位只有正七品,但权力之大,令人侧目。

而且道御史任满后,外放可以官至从四品。

一口气连升五级,有从青袍升至绯袍,这等酸爽的滋味,也唯有同为言官的给事中,可以比拟。 林延潮想起监察御史被杀一事,不由心想天子可能会派自己替补那位倒霉悲催被杀的道御史的位置,顺便查一查他被杀的真相。 这天子是如何知道自己有处理刑名的本事的?莫非天子知道自己当初在侯官时,那为监生出头的燕可伐与之案,替俞大猷翻案的礼宜先行?。

对了,肯定是为琉球船民洗冤之事,当初天子在金銮殿上听了琉球贡使的话,所以对自己留下印象,以为自己是断案高手。 可是自己只是擅长刑名,却对于断案却并不那么拿手。

让自己从翰林官一下子变身为青天大老爷。 以后岂非要模仿狄仁杰探案,早知如此狄公案,包公案就多看几本了,还有元芳,展护卫。 想到这里,林延潮不由想起了在外给自己驾马车的展明。 果真自己真是有先见之明!若天子让林延潮去当监察御史,虽说从正六品降至正七品,品级降了两级,但对于目前开罪了太后的林延潮而言,这个结果无疑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将来转迁方便。 所以林延潮肯定是愿意担任监察御史,可仔细一想这中间不对啊。 天子与申时行的意思,是让自己去任亲民官,亲民官是浊流。 可是御史并非是亲民官啊。

清流的官员中,第一翰林,第二御史,第三部曹。

从翰林至御史,自己还是身处清流之中。 所以天子肯定不是让自己去任监察御史的。 那么天子对自己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但见天子继续道:“当初河南道御史至河南,除了视察赈济灾民之事外,其实还奉了朕的秘旨。

”一听秘旨之事,林延潮心道完了。

河南道御史被自杀,林延潮第一个反应,就是有可能朝廷赈济灾民中赈灾款或者是赈灾粮被地方官贪污了,然后道御史察到真相后被杀了。

但是说真的,贪污赈灾款,对于大明朝官员来说,已是默认的潜规则,只要你不太过分,朝廷不会太认真追究你的。

那么这河南道御史被杀,一定另有真相,那真相就是……但见天子有点怒而作色道:“他奉的秘旨是视察河工,归德府大堤新修不过两年,这一次竟至决堤,淹没黄河下游几十个州县,消耗朝廷赈济灾款不知多少,米粮多少万担。

”“而数万百姓死伤,百万百姓无家可归,无粮过冬,此事朕怎可姑息?朕记得当初你上谏时,就是为河南百姓伸冤吧。

”林延潮心道,这回可是不妙了。 这河工的事情就是一个大坑,从来说不清楚的。

平日官员贪污修河公款已不是秘密,但是你贪污之余,至少有一个底线,那就是河工之事,你不能马虎,至少河堤要修得妥当,不能出如决堤水淹三千里的大事。

河工不出事,朝廷都会睁一眼闭一眼,管你在地方怎么搞,但现在河工出事了,那么士民百姓会问朝廷每年拿这么多钱治河,都治理到哪里去了?所以天子这一次派河南道御史,就是去查真相了,抓几个贪官污吏出来杀了,虽说起不到治本的作用,但至少可以平息民愤。 可是这一次河南道御史吕大人,却悲催的被自杀了,这已经不是贪污的事,这是河南官场,或者说整个河道对天子,朝廷权威的藐视。

连监察御史你都杀了,下一步不是要扯旗造反了?可是问题来了,连监察御史都杀,那么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若是涉及赈灾款,那么不过是一两个知县,最多不过一个知府的事,事情小,御史台自问可以扛得起这责任。

但是河工之事,历来牵连巨大,此事有关系的有河南巡抚衙门(正三品京职),河南布政司衙门(从二品),河南按察使衙门(正三品),甚至还有河道衙门(正二品京职),漕运衙门(正二品京职),以及原本负责监察的巡按御史。 若是真追究起来,那就是拔起萝卜带着泥,此事牵扯无数。 真要办,多少人要掉脑袋,多少人官员要摘掉乌纱帽,谁有这个能力,也谁有这个魄力来办这案子?林延潮有上谏的勇气,因为既是为民请命,又是一个可以博取名望的好机会,但要他与地方官场,整个官僚集团作对,他没有这个本事,就是张居正也不敢干。 这个下场,绝对是作死。

但天子就因,自己为河南省百姓请命之事,以及那份漕弊论盯上自己了。 天子这绝对是携私报复,要整死自己啊。

天子看向林延潮问道:“怎么你的脸色如此难看?”草民还是回家种红薯好了。

林延潮的话从肚里转了一圈。

但见申时行道:“皇上方才与我商量过了,监察,弹劾之事,乃是御史之职。 朝廷已是准备派新的监察御史,以及钦差大臣去河南查问此事。 ”林延潮暗松了口气,心道这就好了,那么此事应该问题不大。

毕竟林延潮所知万历年历史上没有出过这么大的官场贪污案,就算有,也只是小规模内,抓几只小虾米杀了,真正的大鱼是不会抓的。 申时行又道:“但河南上的官场素来铁板一块,水泼不进,火烧不透,仅靠御史台,不足追查此事,故而陛下想让你去河南任地方官,协助钦差查办此案。

”林延潮闻言,顿时恍然明白了,原来弄了半天,自己不是主力,而是内应啊。

名义上是贬官,但事实上却是派一名京官,又是天子身边之人,打入敌军内部。 如此责任就小多了,如何配合钦差,那是自己的事,主要还是在地方历练,担任亲民官。 那么既打进敌军内部,那么这官断然不能小了,若出任一个知县,知道事情太少,不足以充当御史内应……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