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0073章 寄生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47人围观
简介 半人立而起近四米多高,怪物长着跟鳄鱼似的身躯,体表满是一片片青色的鳞甲。 粗长的巨尾足有五米左右,随着怪物转动身躯,抽动着气流“呜呜”作响,显露出了恐怖的力量。 怎么看都是一只变异

第0073章 寄生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半人立而起近四米多高,怪物长着跟鳄鱼似的身躯,体表满是一片片青色的鳞甲。

粗长的巨尾足有五米左右,随着怪物转动身躯,抽动着气流“呜呜”作响,显露出了恐怖的力量。

怎么看都是一只变异巨鳄,然而怪物的头颅,却明显跟人类极其接近。 光秃秃的脑袋上,有着一个个怪异的突起肉瘤,脸上布满角质化的细小鳞甲。

猩红的双眸,与人类无异的鼻梁,下巴被腐蚀出了一个创洞,它那放大了数倍的五官,怎么看都和人类无异。 光是这样也就罢了,云海还能理解。

毕竟生物的进化变异越来越多样化,无论是人类变成怪物,或者怪物变成人类,或许都不稀奇。

真正让他大脑有些空白的是,这狰狞的怪物手中,竟然拎着一架火神炮。 这样恐怖的大杀器,云海以前在电影中看到过,一眼就认了出来。 疯狂转动着的火神炮,跳动的弹链一直绵延到了怪物背上。 三米多长,半米高,两米宽。 黑色的金属弹箱捆绑在它的背上,为怒吼的火神炮提供着大量的子弹输出。 这才是让云海难以置信的。

光是怪物的体型、力量,看上去都足够恐怖了,人类竟然还给它配备上了火神炮这样的大杀器,而且还自备弹药箱。 脑海中闪过那些军人,面色铁青的云海总算明白了些什么。

疯狂的流火仍旧在肆虐着,停车场外的岗亭及两堵墙已经被弹幕彻底撕碎开来,当怪物的火神炮最终对准了停车场深处时……从天顶上猛扑下来,体表沾满了触手腥臭汁液的虎甲异形,不偏不倚落在了怪物的头上。

毫不犹豫,一对腭肢猛地刺进怪物大张的血盆巨口内,虎甲异形尾刃变成了打桩机一般,刹那间不知在它的脸上刺了多少下。

脸皮显然没有身上的鳞甲结实,在虎甲异形尾刃的疾刺下,一股股腥红的鲜血飚射着,怪物的脸庞血肉模糊快被完全刺烂了。 “呼!”身躯掠过汽车爆炸剧烈燃烧着的火焰,山猫异形就跟个幽灵似的,突兀出现蹿到了怪物的背上。 尾骨蛇躯一样弯下去,当山猫异形内巢牙暴射而出,在怪物背上掀飞了一大片飚血的鳞甲时,它的尾刃同时将怪物的腹部拖出一条阔长的伤口。

剧烈的痛楚让怪物彻底地失去了理智,巨尾一摆抽向山猫异形,那已经变得红通通的枪口抬了起来,恐怖的流火处在空间中肆虐着,就朝吊在头颅面目上的虎甲异形射去。

腭肢刺进怪物的眼眶当中,硕大的眼球爆出一团黑水,喷了虎甲异形一头。

在怪物惊天动地的痛吼声中,腭肢勾住它的眼眶,虎甲异形的身躯在空中一荡,跃起数米高旋即猛扑下来。 “蓬!”虎甲异形的身躯重重地撞在怪物后颈上,镰刀似的腭肢同时也捅了进去。 血肉破碎声中,怪物的颈骨不堪重击发出一声脆响,它那巨大的头颅顿时沉了下去。

高抬起来急速转动的火神炮枪管,喷射出来的璀璨而恐怖的流火,登时覆盖了怪物自己血肉模糊的脸庞。

后脑上爆开了无数的血花,一道道狂飚的流火在近距离内几乎无视一切防御,彻底贯穿了怪物的脸骨。 与此同时,避开了怪尾巨尾的抽击,贴进了它的胸腹,山猫异形的尾刃从先前切割出的创伤中刺进去,随即就是一阵剧烈的震颤。 “扑通!”庞大的身躯木桩似的栽倒,无论山猫异形将它的体内搅成了怎样的浆糊,脸庞已经被轰成了稀巴烂,接连受到重创的怪物轰然倒地。 “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是它太过依仗热武器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这怪物显示出来的战力,根本和它散发出来的威势、气息不符!”“以蜘蛛异形皇后的判断,它的肉体力量极其强横,如果可以百分百地发挥出实力来,山猫异形和虎甲异形,断然不会这么轻易撂倒它!”异形化感观当中,蜘蛛异形皇后从地下停车场深处慢慢走了出来,云海心中想着,纵步跑了进去。

身躯上黑色的汁液一滴滴洒落地上,青烟阵阵,水泥地面被腐蚀出一个个坑洞。

青黑色的骨板鳞甲上,一道道被巨力勒出来的裂隙创伤中,绿血渗涌。

更让云海触目惊心的是,蜘蛛异形皇后略显圆滚的腹部,一个个形状规则的圆形创洞中,不住地涌出了更多的鲜血。

还有,它后颈背上的尖锐骨刺,折断了一半,随着蜘蛛异形皇后八根肢脚的移动,绿血飚射。 身后喷出的蛛丝上,粘连着一团古怪的事物,借着火光看过去,云海不禁大喜。

已经从庞大的肉山当中剥离了出来,此时的触手怪物看上去和人类身形差不了多少。 大大小小的黑色触手,都被蛛线团团束缚起来。

云海甚至看不清她的腰部以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器官,完全被蛛丝捆了个严严实实。 唯一露在外面的头颅,就跟异形卵似的,呈现出四片叶瓣状裂开,那异常柔软的人类大脑,仍旧被无数细小的黑色触手包裹着。 这些都不重要,触手怪现在就是变成一摊稀泥,云海都不至于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

让他高兴的是,触手怪的体内,足有三只异形胚胎,已经与他建立起了精神联系。 高兴之余,他还有些糊涂。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蜘蛛异形皇后与触手怪一场大战下来,艰难取胜。

皇后到底是寄生了融合了寄生虫的人类?还是寄生了融合了人类的寄生虫?这个寄生虫超级进化生命体,如今存在的方式,是单纯地融合了人类的大脑,以万千触手控制人类的身躯?还是完全彻底地与人类身躯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不管异形皇后寄生了什么,是不是能得到她或者它,那强悍的触手能力?心中念头连连,云海的目光看向了皇后。

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怪物身前,蜘蛛异形皇后尾骨探出去,圈住它折断似的颈项微微抬起。 怪物巨大的脸庞根本没法看了,完全都是破洞,一团血肉模糊。 让走到近前的云海有些意外的是,无论视线中怪物不停抽搐的四肢,或者异形化感观当中黯淡的生命光影,显然它还活着。 下腹裂开一道缝隙,蜘蛛异形皇后显然没有放过它的打算,寄生触手随即捅进了怪物完全翻裂的巨吻当中。 “一、二、三、四、五、六……”看着寄生触手中连续六个凸起游动,没入到怪物口中,云海的眉毛挑了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轰!”就在此时,巨大的枪声响起。

异形化的感观当中,又有一只信使失去了精神联系,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刚刚诞生的喜悦被愤怒取代,云海猛地转身看向了外面。

“嘶……”巨吻震颤,蜘蛛异形皇后发出一声暴戾尖锐的嘶鸣,随即猛蹿出去,瞬间消失在了云海面前。 停车场内,虎甲、山猫异形,以及更多舔血的信使异形,张嘴发出一声声嘶鸣回应了皇后,紧接着从四面八方甚至天顶上,鬼魅似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