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老年大学 圆了耄耋老人的书法梦

本站2019-07-115人围观
简介 在洛阳晚报咱爸咱妈老年大学,有一位83岁的学员,他痴迷书法,热爱学习,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书法爷爷。 书法爷爷名叫蔡荣泉,家住老城区东大街,是土生土长的洛阳人。 退休前,他是一

老年大学  圆了耄耋老人的书法梦

  在洛阳晚报咱爸咱妈老年大学,有一位83岁的学员,他痴迷书法,热爱学习,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书法爷爷。

  书法爷爷名叫蔡荣泉,家住老城区东大街,是土生土长的洛阳人。

退休前,他是一家公司的营业员,一直痴迷书法。   痴迷书法40余年  蔡荣泉第一次接触书法是在40多年前。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同事练毛笔字,枯润浓淡、虚实相生,他觉得很有趣,心里很佩服,便想学写毛笔字。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家的生活还不富裕,练书法是件奢侈的事,蔡荣泉没条件拜师学艺,只能节衣缩食买几本字帖照葫芦画瓢,他清楚地记得,他买的第一本字帖是欧阳询的《九成宫醴(lǐ)泉铭》。

为了省钱,蔡荣泉在旧报纸上练、在废本子上练,甚至在地上练,家里到处堆着他练过字的纸。

  尽管一直没有条件系统地学习,但蔡荣泉对书法执着的爱几十年未曾改变。

退休后,他学书法的愿望日渐强烈,可老伴儿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宽裕,一直未能圆梦。

  老年大学帮他圆梦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晃到了2018年,蔡荣泉已经83岁了,老伴儿已离世,他常常觉得孤寂。   一天晚上吃罢饭,他翻阅当天的《洛阳晚报》,看到了洛阳晚报咱爸咱妈老年大学秋季学期书法班招生的消息。 这则消息就像一颗火种,一下子点燃了他心中的热情,他又激动又担心,激动的是自己终于有机会圆梦了,担心的是自己年纪太大,老年大学不接收他。

  第二天一大早,蔡荣泉就赶到了位于西工区中央百货大楼9楼的洛阳晚报咱爸咱妈老年大学总部。 因为来得太早,还不到上班时间,他硬是在中央百货大楼大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

幸运的是,工作人员在了解他的情况后,为他开了绿灯,蔡荣泉如愿以偿成了咱爸咱妈老年大学书法班的一名学员。

  以前经济不宽裕,我不舍得订《洛阳晚报》,今年一订报就遇上了这么好的事儿!蔡荣泉逢人便夸,《洛阳晚报》真不赖,让我上了老年大学,圆了我学书法的梦!  每天练500个字  学习机会来之不易,蔡荣泉格外珍惜,每次上课他都早早地赶到教室。 生怕漏掉老师讲的每一个重点,他坐在第一排离老师最近的地方,认真听,专心记。

  用蔡荣泉自己的话说,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练字。 蔡荣泉给自己定的任务是每天练500个字,为了完成任务,他每天都练字好几个小时。   蔡荣泉还有个特长,擅用人名做藏头诗,他每交一个新朋友,就要为朋友写一首藏头诗,看到别人喜欢他的作品,他非常开心。   蔡荣泉告诉小棉袄:我要多学习、勤动脑,健健康康生活,多练几年书法,这是我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