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1014章 圣兽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5人围观
简介 在山洞中挣扎、嚎叫。 在水中翻滚、痉挛。 在草丛中呻吟、颤抖。 克伊族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建造起来的“天堂”,它们费尽心机营造的完美的“生态圈”,此时正以雪崩似的速度溃散着。

第1014章 圣兽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在山洞中挣扎、嚎叫。 在水中翻滚、痉挛。 在草丛中呻吟、颤抖。

克伊族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建造起来的“天堂”,它们费尽心机营造的完美的“生态圈”,此时正以雪崩似的速度溃散着。

仿佛清楚这片空间中充满了无形窥探的眼睛,没有一只异形幼体在出现时发出任何声音。

它们在贪婪地吞噬着宿主粉嫩的内脏器官,吞噬着宿主鲜红的肌肉,痛饮着鲜血。

直到宿主彻底死亡,直到吞噬的食物能量足够它们完成第一次进化,一只只鬼魅似的异形这才钻出宿主的身躯,迅速地消失在了阴影当中。

在这片“天堂”的中央位置,有一座不算太高的山峰。

这里,也是克伊族狩猎的禁地。 不是畏惧,而是刻意的保护。

在这座山峰的山洞中,生活着一种极其特殊的凶兽。

克伊族称它们为“圣兽”,因为这种贪婪、阴险却又极端狡猾的凶兽,来自于它们的母星。

母星,对克伊族而言,只是资料中存在的一颗美丽的行星而已。

可以说如今母舰上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母星的真实模样。 它们对母星的认知,只是资料中的描述罢了。 时间,就是生命最大的敌人。

无形的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一些传统,在克伊族中代代相传下来。 但更多的事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当中。

“圣兽”,就是难道地被保留下来的属于克伊族母星的“古物”。 这么多年下来,克伊族费尽了心思,才保证了不会因为“近亲”的繁殖而导致的“圣兽”基因缺陷。

三百六十五只“圣兽”,在克伊族心目中充满了神圣意味的它们,悠闲而又安逸地生活在这座山峰的山洞当中。

它们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凶悍的“圣兽”不需要克伊族特意的喂食,完全占据了这片“天堂”的食物链顶端位置。 只是此时此刻,这些“圣兽”的风光不再。

气温适宜的巢穴中,“圣兽”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像极了地球上的黑豹,体态纤长看上去就很有暴发力的它们,有气无力地发出一声声哀嚎,却根本动弹不得。 不是它们不想动,而是不能动。

将时间计算到了极点,这些“圣兽”压根不知道,皇后抱脸虫率领的数百只普通抱脸虫不是晚了片刻,而是皇后抱脸虫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当“圣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异常时,不等它们做出任何反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异形幼体,就已经将山洞牢牢地控制住了。 真要打起来,还没有完成第一次蜕皮进化的异形,或者还不是格外彪悍的“圣兽”对手。 但异形幼体还是完全碾压了它们,当上万只异形幼体在夜幕的掩映下,洪水似的冲进了山洞中时,那些因为感觉到体内的异常变得不安的“圣兽”,只是一个照面就成片地倒下了。 “嘶……”细长的嘴唇震颤着,每一只“圣兽”身边,都有数只异形幼体蹲守着。

涎水粘连的它们,体表更是分泌出了大量的粘液。

原本肉质的体肤,在粘液的覆盖下,逐渐变得坚硬起来。

隐约已经可以看到的骨甲雏形,随着那些粘液变干时,一层灰色的角质层微微泛起。

没错,在“看守”这些“圣兽”的同时,这些异形幼体也在完成自己的第一次进化。 简单的意识中,只剩下了恐惧和绝望。

当一些狡猾的“圣兽”妄图发出尖嚎声,引起此时不知在哪里转圈巡逻的机械战士注意力时,守在它们身边的异形幼体就会毫不犹豫地用尾刃刺穿它们的喉咙。 凶兽的生命力,向来都是顽强的。 鲜血和气泡从喉咙的创洞中不停涌出来,痛苦的“圣兽”却都能在挣扎了很久后,都不会死去。

当然,它们现在就是死了也无关紧要。 在它们的体内,寄生了的异形已经迅速地成长了起来。 离破胸而出,也仅仅只是差了一线而已。

这个时候宿主的死活,已经影响不到它们的成长了。

突然,巨大的山洞中,一只只异形幼体抬起了颅骨。 没有“眼睛”这个器官存在的它们,却是凭着敏锐的感知和源于基因的感观,同时发现了异常。

山洞中央有一处平台,此时,一只格外巨大的“圣兽”正蜷缩在平台上。

在它的周围,十几只小小的异形幼体将它紧紧地围在中间。

无论这只巨大的“圣兽”有什么动作,哪怕它只是因为恐惧或者愤怒偶尔抽搐一下,都会迎来那些异形幼体残忍的攻击,或者说虐待。 一对眼睛早已经被刺破了,甚至连它的耳孔都被刺穿了。

在它的颈上,十几个细小的创洞中,鲜血不停地流淌着。 四肢已经被异形幼体们用尾刃刺烂了,就连它垂在身后的尾巴,都被异形幼体用尾刃彻底削断。

不能看,不能听,也不能动。 即使这只“圣兽”偶尔抽搐一下,围绕着它的异形幼体,也会尾骨猛地抽在它身上。

一尾骨下去,就是一道抽痕,尾刃更是带起一片血花。 伤痕累累的“圣兽”,不堪折磨的它,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这时,就在所有异形幼体看过来的时候,它那跟雕像一样的身躯,突然猛烈抽搐起来。

而这一次,没有一只异形幼体再折磨它。 被刺断的四肢,在剧烈的疼痛中试图站起来。 巨大的“圣兽”头颅不停地甩动着,喷泉似的鲜血和气泡从它颈部的创洞中不停涌出,却还发出一阵古怪而恐怖的“咕噜”声。

折断的四肢勉强撑住了身躯,那巨大的“圣兽”刚刚站了起来,便翻滚着倒了下去。

从平台滚落到山洞阴湿的地面时,“圣兽”就已经断气了。 它那鼓胀的腹部中,一团突起显然正在剧烈的活动着。 皮肉大力的被撑起,而后又迅速地陷下去。

在往复了数次后,在一声沉闷的血肉破碎声中,已经死去的“圣兽”胸腹猛烈地炸了开来。

飚飞的鲜血肉糜中,一个狭长而光滑的颅骨探了出来。

伴随着它低沉而充满了暴戾的嘶鸣声响起,山洞中更多的“圣兽”胸腹炸开,一只只相似却又有些不同的血淋淋的颅骨,遍地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