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五百四十二章 苏醒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84人围观
简介 轰!!浩大的山峰之间,莫名的场景开始浮现。 大地开始剧烈震动,以山脉中央为核心,渐渐向四周扩散。 在苍穹上,一缕缕赤红色的光霞开始弥漫,在四周开始荡漾,如同平静的水面中被丢下一颗石

第五百四十二章 苏醒巫师不朽最新章节

轰!!浩大的山峰之间,莫名的场景开始浮现。 大地开始剧烈震动,以山脉中央为核心,渐渐向四周扩散。 在苍穹上,一缕缕赤红色的光霞开始弥漫,在四周开始荡漾,如同平静的水面中被丢下一颗石子一样,其中的涟漪向四周扩散,其影响开始慢慢涌现。

吼!!一声兽吼突起,从苍茫之上响起,远远扩散到四方。

在此刻,若是有人能从山脉上方仰望大地,便会发现一个令人惊悚的事实。 大地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所撕裂,在中央区域,一点点黑红色的气息不断逸散而出,每一缕气息,每一道气体都带着令人惊悚的异样气机,常人只要沾染上一点,便会在刹那间被其同化,变成另一种生命。 朦胧的黑红色气息在弥漫,如同迷雾一般在大地之上升起。 而在这股迷雾之中,一双深邃的赤色双眸慢慢睁开,其中隐隐带着血色。

砰!!刹那间,一只利爪猛的从大地之中伸出,径直伸向外界,将外界的大地捅出一个窟窿。

随着这只利爪的出现,大地开始更加的震荡,像是有什么东西正从地底下破土而出,其中带来的震动令人无法无视。

在这个过程中,在山脉四周,一道道元素符文在闪烁着光辉,其中的巫阵至今还在发挥着作用,在掩盖气息的同时,也将这座山脉牢牢锁住,不使其在庞大力量的影响下崩塌。 没有过多久,但四周的巫阵彻底崩散开,一股恐怖的血脉威严慢慢逸散。

如同天上的神祗降临人世,其上的神威令人惊惧,原地,随着一头庞大异兽的身形展露而出,其中所携带的威严也渐渐扩散出去,带着暴虐血腥,狂暴而不可一世的气息。 这是一头高大如山岳般的巨大异兽,浑身上下披着黑红色的鳞片,一颗头颅上长有三只长角,上面有复杂的血脉符文在缠绕与交织,渐渐形成一股股复杂而神秘的血脉印记。 若是远远望去,异兽就如一座高山,浑身散发的气息深邃而令人心惊,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无人敢于直视。 “终于···结束了···”静静抬头,望着远方逐渐升起的暖阳,巨兽睁开眼,一双巨大的赤色双眸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辉,其中像是有两个太阳在闪烁,情不自禁的吸引人的目光。 从漫长沉睡中苏醒,再一次醒来,阿帝尔只觉这一次的身躯变化极大,其中更多了一股庞大的力量。 那是名为迷雾的狂暴之力,源于灾兽体内的血脉。 一路蜕变而来,阿帝尔所吞噬的灾兽实在太多太多,可以说,除了最初始的一些血食之外,阿帝尔后续所获得的一切血脉之力,归根到底都是来源于灾兽。 长期吞噬灾兽的血脉,在掠夺了灾兽的力量之后,自然而然的便会染上一丝灾兽的力量特质,慢慢与迷雾的力量融为一体。

“吞噬太多同源血脉,最终反倒会被这些血脉同化,失去了自身原本的特性···”静静伫立原地,仔细感受着身上的变化,阿帝尔心中若有所思。 这也是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一点。 血脉之路想要成就,需要吞噬外来的血脉之力来作为资粮,慢慢使自身的血脉本质提升。 但就算是吞噬外来血脉,也不是没有任何禁忌的。

吞噬太多同源的血脉,最后必然会被同源血脉所感染,最终染上这些血脉的特征。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再去吞噬其他血脉,最后会引起不知名的后果。 就如阿帝尔如今的状态这般,在吞噬了数量极多的灾兽血脉之后,他整个血脉都已经蜕化,逐渐染上了灾兽的部分特性,甚至慢慢向着一只灾兽所发展。

到了这个地步,若是再去吞噬其他血脉,恐怕最终的结果将会很不理想,甚至引起排斥反应。

当然,这也是阿帝尔这一具身体的起点太低,才会轻易的被灾兽的本源同化。

按照这个世界的标准,赤兽的力量仅仅只是一阶,换算成巫师的标准,连正式巫师的力量都不到。 以这种层次的血脉,去不断炼化那些更强的灾兽血脉,会受其影响被同化也是自然。 若是唤作阿帝尔的本体,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之前推演的再好,到底也无法将所有问题都推演出来。

”“独属于道路的特征与缺陷,唯有真正踏上道路上才会最真实的显露而出。 ”望着远方的天际,阿帝尔静静起身,浑身上下的鳞片在轻轻颤抖,上面结出一个个复杂的血脉印记:“这也正是我这一行的目的。 ”淡淡的血脉威严在绽放,这一刻,远处的群山似乎变了个模样。 一寸寸迷雾在升腾,其中蕴含的一股黑色气息在慢慢翻腾,似乎受到什么东西的牵引,慢慢涌入到阿帝尔的身躯之中。

随着这些黑色气息不断涌入,阿帝尔的身躯在逐渐变化,表面覆盖着的鳞片在逐渐发亮,上面的血脉印记闪烁微光,像是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激活,开始活跃起来。 不止是身上的鳞片,在这一次蜕变完成之后,阿帝尔对外界的迷雾区域多了一份亲近,就连其中的力量,也能完整无损的进入他的体内,为他蜕变完成后虚弱的身躯补充力量。 伫立在大地上,他轻轻舒展身躯,随后整个身躯上的鳞片都在舒展,上面的印记在闪闪发亮。

只是一刹那,远处的迷雾飞速消散,在短短数秒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其中的力量被阿帝尔瞬间抽取,弥补了体内的空缺。 “不够,不够···”抽取了迷雾的力量,阿帝尔抬起头,望向了远方某个方向。 在一股若有若无的牵引下,他能够感觉到,在远方的某个方向,有一头巨大的魔狼正在肆虐,肆无忌惮的屠杀着生灵。 这股牵引,不是来源于其他的,正是来源于阿帝尔身上的魔狼诅咒。

拥有魔狼诅咒,所有的魔狼神后裔都会对其拥有感应,本能的敌视诅咒的拥有者。

但反过来说,拥有这个诅咒,以此反向追溯,自然便可以感应到其余魔狼后裔所在的位置。

“来吧,来吧···”望着远方,感应着魔狼印记中传来的不甘与愤恨,阿帝尔心中冷笑,直接大步迈开,身躯携带者滚滚迷雾,向着远处所感应到的方向迈步走去。

从沉睡中苏醒,完成了血脉蜕变之后,此时的阿帝尔正是最需要补充力量的时候。 而在这个世界,对此刻的阿帝尔来说,没有什么比大批的灾兽更适合补充力量的了。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