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126章 拍卖会(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94人围观
简介 “好啦!会场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 总算不用再浪费来宾们的时间,今晚的重头戏正式开幕,接下来第一个拍卖的是……”舞台后的布帘走出来一个礼仪小姐,用了十秒钟走了一个过场,并将一份文件交给主持

第126章 拍卖会(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好啦!会场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

总算不用再浪费来宾们的时间,今晚的重头戏正式开幕,接下来第一个拍卖的是……”舞台后的布帘走出来一个礼仪小姐,用了十秒钟走了一个过场,并将一份文件交给主持人。

主持人看了一眼说道:“九龙湾五千尺豪华别墅一栋,起拍价格为二百万,每次默认加价为十万。 ”“豪宅?”叶景诚若有所思。 以自己现在的身家地位,手上理应有个一两套豪宅。 所以这一次,他第一个举起竞买号牌,并且直接加价五十万。

“哇嗨,这个先生出价二百五十万,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二百五十万相对这套别墅,价位绝对是物超所值。 主持人之所以拿来做话题,是因为叶景诚的加价数目,同样叶景诚是在暗示现场的宾客,这套别墅他打算入手,不是诚心买的就不要凑热闹了。

“我出三百万!”第一排响起一个女声,却是之前和叶景诚争座位的邵素芸,末了还不忘回头朝他哼了一声。

“三百一十万!”“三百二十万!”“三百五十万!”“三百八十万!”……当然,叶景诚在人前做了暗示,别人不一定要买他帐。 特别是认识邵素芸的豪门子弟,一个个恨不得在她面前刷存在感。

“五百万!”叶景诚淡淡的说了一句。

哗吓!这次宾客有些惊讶了,这套豪宅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封顶只能值个四百来万,没人想到叶景诚出价会这么狠。 特别是脸上戴着的假面,使得其他宾客愈发好奇他的身份。 “邵小姐如果肯加价,这套别墅在下也不跟你争。

”看到邵素芸有些纠结出不出价。

叶景诚来了一招虚张声势。 坐在邵素芸身旁的陆雁郡,同样看了叶景诚一眼,而后提醒邵素芸道:“小云,你已经有好几套的别墅,没必要为了怄气多花几百万。 ”邵素芸想了想,确实是这样。

于是选择放弃这次的竞价。

还不忘挖苦叶景诚两句:“听到没有,本小姐不缺豪宅,喜欢你就拿去咯。

”“看来这套豪宅应该属于假面先生你的了。 ”主持人很懂得迎合气氛,无形中还化解两人的尴尬气氛。

“五百万!还有没有人出更高价?”“五百万第一次!”“五百万第二次!”“五百万第三次!”“成交!”主持人一锤定音,并向叶景诚说道:“恭喜这位先生竞拍到这套别墅。

”第二个拿出来拍卖品,是一处临街的小型商业用地,大小足有五千八百尺,起拍价格是三百万。 这一块空地叶景诚有兴趣,不过并不是必得的。 举了两三次竞买号牌。

等到价格超过心理价位,叶景诚就没继续争下去。 最终的成交价是六百二十万,买主是那个看似暴发户的肥佬。 在主持人一锤定音的时候,还‘谦虚’的说了一通说话,看样子这块地他是打算拿来起酒楼。 不过他这种浮夸的谦虚,难免给其他宾客留下一个印象,难怪吃到一肚子肥油,原来是做饮食行业的。

相比于上一轮个人物品拍卖。 这一轮拿出来拍卖的房产和地权数量要少上一倍。

喊价的频率也要慢得多,而且多是前两排的宾客。 后面几排的人多是观望,或者背地里窃窃私语。

毕竟一出手就是好几百万,不是志在必得还是老实点好。

万一贪好玩举牌竞价,到时候没人接下一手…自己挖坑往里头还是其次,传出去那还不让人笑到脸都黄。

“好了,接下来是第二轮最后一个拍卖品。

”看到有些躁动的台下。

主持人缓解气氛道:“诶!各位来宾。

先不要激动,虽然即将进入官地拍卖,不过接下来这件拍卖品都不容忽视。 ”“港岛南湾道一块中型的商业用地,占地面积超过一万尺。

起拍价格为六百万,每次默认加价为二十万。 ”“南湾道?”叶景诚琢磨了片刻。

这个地方好像是一片住宅区,开发的程度也非常高。

再加上距离浅水湾别墅群很近,聚集在这里的住户多是家庭比较富裕。 一万尺的占地面积小是小了些,不过它的地理位置有优势,而且来年的地价肯定会提升,倒是值得自己多批一笔预算。 “八百万!”现场因为叶景诚的开价,响起一声哗然。 你戴着个假面不是应该低调一些吗?怎么这一出手直接加价二百万,看起来反而是准备逞威风。

如果不是入场都需要邀请函,甚至有人会将他当成是捣乱的。

“假面人先生真是语出惊人,一开场就加了二百万。 ”见到一时间冷了场,主持人开起玩笑道:“不过…这块地并不止这个价位,想占便宜还早了些。

”“八百二十万!”被主持人这么一说,马上有人举牌回应。 “八百四十万!”“八百六十万!”“九……”不等主持人喊数,叶景诚再次举起竞买号牌。 沉声说道:“一千万!”我丢!什么来头?宾客再次将目光落到叶景诚身上,怎么感觉这个人的层次和他们不一样?别人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加,你一开口就是百来两百万那么加。 “一千零二十万!”叶景诚的做法多少让部分人不服气。

“一千一百万!”“一千一百二十万!”“一千二百万!”叶景诚继续竞价。 “好啦,一千二百万已经差不多。

各位别忘记接下来才是主场,较量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听主持人这么一说,原本还在琢磨的公子哥,讪讪把竞买号牌放了下来。

“一千二百万第一次!”“一千二百万第二次!”“一千二百万第三次!”“成交!”“恭喜假面人先生再次拍到南湾道中型商业用地一块。 ”说完主持人朝叶景诚笑了笑,刚才他的举动既能避免一场纷争,看起来又是在为叶景诚开脱,可能帮助他少花了百来万。

叶景诚同样朝他点了点头,一千多万看起来不少,实则在场有不少的公子哥,都不会不志在这么点钱。 但是再争下去,双方肯定会彼此留下牙齿印。 拍卖行同样如此,他们当然希望商品拍出更高的价钱,不过搞出恶性竞争就无谓了。 这样做对他们没什么益处可言,甚至会让他们拍卖行的声誉受损。 “接下来拍卖的是证府下批的五块官地,请来宾们把头稍微转向左边。 ”主持人将宾客的注意力吸引到投影布上面,第一块准备拍卖的官地,以及他周边的环境被投放了出来。

“这块官地的位置处于地铁四号线的沿站,占地面积总共是两万五千尺。 四号线兴建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随着中心区房价的不断增长,大批的人流向外转移在所难免。

”“好啦,在这里我就不再说废话,相信大家都明白它的潜在价值。 这块官地起拍价格为一千五百万,每次默认加价为一百万。 ”主持人向台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将话语权交回给竞价的宾客。

“一千六百万!”一道年轻的女性声音率先竞价,咋一看不正是邵素芸吗?再加上她和陆雁郡交头接耳,明眼人已经看出她只是负责竞价,真正想得到这块地的是陆雁郡。 “一千七百万!”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巴结她,特别是坐在第一排的宾客之中,陆雁郡也是几近末座的位置。

“一千八百万!”邵素芸得到授意,再次举起竞买号牌。

“一千九百万!”……“二千五百万!”又是你!!!(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