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相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148人围观
简介 方清雪这次回来,林宇也暂且将方府的危机搁在一边,陪她下棋,讲梁祝后面的故事。 一片看似融洽的景象,但林宇却发现方清雪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几次都心不在焉,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 “相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相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方清雪这次回来,林宇也暂且将方府的危机搁在一边,陪她下棋,讲梁祝后面的故事。

一片看似融洽的景象,但林宇却发现方清雪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几次都心不在焉,只是怔怔地看着自己。 “相公脸上长了花?”林宇厚着脸皮道。 方清雪显然怔了一下,接着脸上浮现一抹嫣红,心神微微一荡,佯怒道:“还真不要脸。 ”“哈哈。

”林宇大笑,心中的阴霾消散了少许,偶尔调戏下方清雪也是挺让人放松的,这样的机会恐怕不多了。

方府内院高层,干了这么一件没有良心的事,林宇实在不知道他们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就算方家老祖是学爵,是文道修士,家族都要被灭门了,这些内院高层还心甘情愿的去冒险替方家老祖隐瞒灵稻的事。

脑袋绝对被驴踢了。 本来此事隐瞒下来了,方家老祖再花点代价收买下郡守陈廷均,一切也依然会皆大欢喜。 奇葩的是方府居然还有族人自己居然揭发自己,难道是怕死的不够快吗?愁!林宇感觉到了深深地无力,遇到这样的奇葩家族,估计是老天嫌他上辈子太学霸了,这辈子才派个逗比老祖跟猪队友坑他来着。 “你发什么呆?”方清雪盯着林宇。

“我在想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林宇认真地盯着方清雪,他觉得借此机会,该弄清楚一件困惑他很久地事了,说道:“为什么你要招婿?”方清雪显然被林宇的问题怔住了,这个问题还需要问?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方府家大业大,找个上门女婿怎么了?但方清雪很快便是反应了过来,林宇问的是她……她如果是无法治愈的病体,那就更没理由招婿了,这样的身体能够做不可描述的事,然后生出大胖小子给方如松传宗接代?肯定不能。

看到林宇那渴望真相的目光,方清雪轻抿了抿嘴唇,红着脸道:“因为我需要一个夫君。 ”“那圆房吧!做夫妻应该做的事。

”林宇站起身,说着就要去拉方清雪的手。 方清雪不肯说实话,他只好出格一次了。 “听我说!”方清雪娇喝道,被林宇的行为震住了。

林宇的手停在半空,看着那一脸愠怒之色的方清雪,终究还是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来。

他堂堂正人君子,会做出强迫人家的事?怎么可能。 “你说吧!”林宇重新坐了下来,一副聆听受教的神色。

方清雪深吸了口气,开始梳理要说的话,道:“其实我并非病体,是方家老祖传承心法的继承人,文道天赋百年一见,但一位世家公子在一年前看上了我,并派人提亲……”“但我是老祖的唯一传人,他不可能让我嫁入那位世家公子的家族,因为我是方府的希望。

”“为了不得罪那个家族,老祖命我扮成重疾缠身的人,同时尽快替我安排一个有名无实的夫君,选来选去,就选中了你……”方清雪说完后,林宇已经惊呆了,多么狗血的套路跟剧情,富家公子看中寒门小姐。 但寒门小姐是家族唯一的苦力,家主不愿意让苦力沦为别人家的造娃机器,于是招了一个傻瓜女婿上门,以此告诉富家公子,寒门小姐已经结婚了。

完美熄灭富家公子心中的爱火。

林宇现在忍不住向那自私的方家老祖,竖起大拇指了,为了保住他唯一的传人,演了这么一出好戏。 只是,方家老祖显然太低估了男人的占有欲了,像方清雪这样的美人,他现在就舍不得放手,谁来抢就要谁的命。 所以,说不定他的那个情敌,如今正磨着刀,准备来干自己了。

“你是老祖传人的这事,方府哪些人知道?方世杰不是方家之龙吗?按理说应该是他继承老祖的传承心法吧。

”林宇问道。 “如果我的文道天赋只比方世杰高一点的话,老祖早已经将我嫁了,并且换取了丰厚的聘礼了。 ”方清雪苦笑道:“方家内院高层跟我父亲,还有方如龙世伯跟赵师知道,其他人并不知情。

”林宇突然咧开嘴笑了。

方世杰说他三个月的时间踏入文道修士境界,无疑是想靠方家老祖的传承心法,可他哪里知道,他梦寐以求的老祖传承心法,早已经传给了方清雪。 估计等方世杰知道真相,会因此疯掉也说不定,当了这么久的方家之龙,原来压根就是一个笑话。 但这也间接地说明,他的妻子方清雪,真的不是一般的文人士子了。

林宇压力很大,被自己的妻子压一头,以后如何振夫纲?看来还是得将读书修行放在首位,赚钱第二。 “那世家公子是什么人?”林宇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方清雪见秘密差不多全部说了出来,也不差这一个了,轻声道:“总督府的小公子。 ”总督府?林宇浑身猛地一震,方府要完的节奏,他……也要完蛋的节奏。

自己抢了总督府小公子看中的人当老婆,而方府如今又干了件蠢事,总督府带着天子诏令过来的时候,无疑就是自己人头落地的时候了。 果然是好奇心害死猫,同样,也会害死人……“怎么?”方清雪微皱了皱眉头,看着一脸震惊地林宇,随后似是明白了过来,道:“怕了的话,你还有机会跟我解除婚约,譬如我休了你。 ”“我会怕他?”说这话的时候,林宇明显有些心虚,总督府的小公子,差不多就像是省高官的儿子。

有如此强大的背景跟后台的官二代,林宇实在不知道该拿什么去拼?临阵退缩,与方清雪断绝关系,完美抽身离开方府,固然可以让他免于一死,但这不是他的风格。 人这一辈子,总该做那么一件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再不疯狂的话就老了,所以林宇舔了舔嘴唇,眼中冒着疯狂之色,喃喃道:“方府我保底了,总督府小公子是吧?老子跟你杠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