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六界之凰女禾锦亓笙,禾锦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本站2019-05-156人围观
简介 六界之凰女禾锦是由陌上夕楼创作的武侠类小说,主角亓笙,禾锦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亓笙的出现,恰恰是打破了这种平衡。 他是个脾气温和好相处

六界之凰女禾锦是由陌上夕楼创作的武侠类小说,主角亓笙,禾锦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亓笙的出现,恰恰是打破了这种平衡。 他是个脾气温和好相处的人,正值受宠,谁都想巴结他,可偏偏小桐护得紧,连个缝缝都不留。

...禾锦待亓笙似乎有几分不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按照以往的惯例,刚进来的血奴禾锦喝个几次就会没了兴趣。 不是扔在角落里默默无闻,就是送出宫去不闻不问,极少有这样几个月都独宠一人的情况,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 当年的祁梦之就算是受宠非常的了,尽管他性格反复无常,脾气暴烈,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

但禾锦宠着他,就算是在皎月宫里横着走,禾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惹到靳公子,也就随他怎么折腾了。 这一宠就是一千三百多年,从未变过。

但亓笙与他似乎又有几分不同。

禾锦喜欢祁梦之,只是迷恋他的血,而不是他这个人,每次血祭都是直奔主题,吸完就走。 而对亓笙,她的重点并不在进食之上,总是会断断续续地说上几句话,再喝上几杯茶。

尽管说的内容不咸不淡,但对于禾锦这冷清的性子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了。

她有时喝完茶也会饮血,有时仿佛只是想与他说说话,忘了这事一般就走了。

单这一点区别,就足以证明禾锦对他不同。

在皎月宫里能被禾锦区别对待的,仅有三人。 一是小桐,伺候了她几千年,自然得宠,二是靳褚,没人知道原因,三是祁梦之,总能让禾锦格外宽容。

如今多了一个亓笙,与他们三个都不同,耐人寻味。

禾锦嗜血如命,她的宠,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亓笙凡胎肉体扛不住这般荣宠,来皎月宫不过三月便病倒了。 禾锦竟是亲自带了药过去守了他两天,离开的时候甚至还留下了小桐照顾他。 小桐是谁?贴身伺候了王女数千年的侍女,从未离过身,竟是派去照顾亓笙了!这件事让整个皎月宫都沸腾了起来,别说祁梦之,便是住在西院的靳褚也不曾受过如此待遇。

入皎月宫的多是来此寻求庇护的妖魔,在外面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躲进皎月宫是为了生存,谁都害怕被赶出去,盼望着能在皎月宫找个靠山。

可是宫里的三个大主,祁梦之脾气太烈,极难相处,靳褚又太神秘,除了身边的人谁也接触不了。

剩下一个禾锦,对谁的态度都是淡淡的,身边除了一个小桐,从未有过任何人。

亓笙的出现,恰恰是打破了这种平衡。 他是个脾气温和好相处的人,正值受宠,谁都想巴结他,可偏偏小桐护得紧,连个缝缝都不留。 外边传得沸沸扬扬,小桐说的绘声绘色,连说了几天,都找不到说什么了。

亓笙还是老样子,安安静静地听着,一点都不会厌烦她。 连小桐都有点纳闷了,真有脾气这么好的人?亓笙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得很认真。 偶尔会停下来用笔标注一两个地方,很快又沉入了书中。

坐在他对面的小桐异常地安静,睁大着眼睛盯着他,眼珠子咕噜噜地转动着,思量着面前的人。

亓笙是个很安静的人,很多时候是容易被遗忘的。

他的存在就像徐风一样,不急不躁,让人感觉舒爽。 他说话处事总是进退得当,做得滴水不漏,从不得罪人。

他似乎没有存在感,却又无时无刻不存在着。

小桐撅了嘴,陷入了沉思当中。 面前的这个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没什么特别之处,是怎么让主子上心的?这种沉闷的性子是肯定不讨喜的,他不像祁梦之那样特别,也不像靳褚那般貌美。

她以为他会像以前那些人一样,很快就会被遗忘在角落里,可主子似乎待他又有几分不同。 难道是因为血?越想越好奇,她一下子没忍住脱口而出:“你让我咬一口吧!我想尝尝味道!”亓笙错愕地抬头,反应过来之后有些哭笑不得,反问了两句:“你是什么妖?也要喝血的吗?”小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问起自己的本体,她直接跳过第一个问题,回答第二个:“妖都是要喝血的。 ”“那王女也是妖吗?”小桐翻了个圆润的白眼,以此来鄙视他的无知,“主子怎么可能是妖!主子是魔尊之子,比妖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亓笙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又问:“那祁公子呢?”“祁梦之是战神之后,是天上的神仙,也是顶厉害的人物,但是他肯定没主子厉害。 ”“原来是这样啊……”亓笙一副“受教了”的模样,又重新把书展开,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什么都知道,你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 ”小桐得意洋洋地看着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想不起来。 刚才自己是要说什么来着?就在小桐还在纠结的时候,亓笙合上了最后一本书,“小桐,可以再帮我找些书来吗?”小桐的眼睛又睁得跟铜铃一样大了,盯着案桌上一大堆书,“这些你都看完了?”亓笙笑着点点头。

这、这、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一边听自己说话,一边看完的?凡人都这么厉害吗?小桐摸摸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地出门。

亓笙起身整理了一下案头上的书,走到柜子里找出一套衣服,用包袱装好,再放上一些银两,如此就足够了。

“哥……”身后传来哽咽的声音,亓笙置若罔闻,将包袱系好,又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塞进包袱里,“现在就走,令牌是王女给的,你拿好,千万不要丢了。 ”“哥!我不走!”他猛地扑到亓笙身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亓笙猛地回头,第一次脸上没有温和的表情,冷若冰霜,“挚儿!听话,马上走。

”亓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拽住他的衣袖,苦苦哀求,“我走了你怎么办?你还回来吗?你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我来接你好不好,哥……”终究是个孩子,又怎么忍心冷脸以对。

亓笙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将他抱进怀里,“我们定个五年之约,你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

”“哥……”亓挚抬起通红的眼睛。

亓笙轻拍着他的背,显得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