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19章 痛,并快乐着。,我夺舍了东皇太一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本站2019-07-1224人围观
简介 “东皇太一,你,将会如何?”罗睺嘴角带着一丝笑。 对于他而言,他希望从东皇太一的身上,看到能够值得合作的价值。 他的‘诛圣之计’,可谓是这洪荒现如今的最强一计,此计之成败,将直接关

第219章 痛,并快乐着。,我夺舍了东皇太一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东皇太一,你,将会如何?”罗睺嘴角带着一丝笑。 对于他而言,他希望从东皇太一的身上,看到能够值得合作的价值。

他的‘诛圣之计’,可谓是这洪荒现如今的最强一计,此计之成败,将直接关乎洪荒未来的走向,关乎天弈之局的成败。

从他的利益角度出发,他自然是想看到东皇胜。 不过。 他身为魔道之祖。

冥河老祖更是由他亲自引导入了魔道。

他比任何人都是清楚,这个时候的冥河老祖,以魔入魂、不世魂魔,有着何等的力量。

眼中,有着一丝期待。

不过恐怕连魔祖罗睺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他的这一丝期待,不久之后,将会彻底化作惊骇。 不周山,爆裂的狂雷,轰隆声震彻天地。 那翻滚的血海,流转的血色漩涡。 此时,有着一道巨人,以这血海之水凝聚出现,这巨人出现之后,仰天便是大吼,气势惊人、狂猎的气浪以其为中心八方扩散。 凌空于这不周山天地的天众,在这道气浪的冲击之下,无不是被冲的身形暴退,不少更是在这一道冲击之下,直接重伤吐血。

一个个,皆是眼神错愕、惊惧的看着这道血色巨人。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一尊又一尊,巨大的血色巨人,从这血海之内翻滚而起。 以眼望去,血色巨人的数量、数之不尽。 而在这些血色巨人的中心,也就是那血色漩涡的中心,有着一道血色身形出现,此刻缓缓从漩涡的中心之地,升空而起。

血袍飞扬,血发飘散。 正是刚才被太一一剑斩灭的冥河老祖。

血海不枯,冥河不死。

方才太一一剑直接把冥河老祖斩的碎灭,然而冥河却并没有陨落,更为准确的说,只要这片血海还在,他就能够无限重生。

在冥河老祖看来,只要在这血海之内,只要这血海还存在,那他就是无敌不死的存在!“好,很好。

”“东皇太一,你之力量,远超本教主事先之预料。

”“本教主未曾想到,你竟然能够把本教主逼到这个境地。

”“你,此生足以傲然。 ”冥河老祖的声音,在这天地回荡。

一字一句,字里行间都是充满着‘逼格’,这‘逼格’的耀眼光芒,连太一都是略感刺眼。 ‘妈的,还有比老子这个穿越的更会装逼?!’听着冥河老祖的声音,太一止不住想笑。

只不过在他的眼里,这正在装逼的冥河老祖当真是个智障。 从自己出手之后,这货一直被吊打,从未还过手。 越被吊打,实力越发的暴涨,可越发的暴涨,就越发的被吊打,周而复始、真不知道这货哪里来的自信。

轰隆~!又是一道血色狂雷,直接劈下。

冥河老祖抬起的手中,弑神枪血气环绕。

这个时候的冥河老祖,已然是将血海中的所有的阿修罗尽皆吸收,原本这些阿修罗一族就是冥河老祖以自身精元所创之生灵。 现在冥河老祖将他们收回,也就等同于是将自己的所有力量收回。

同时,冥河老祖的身前,十二品业火红莲静静悬浮着。 接着冥河老祖做了一件让所有目睹之人都是惊愣的事情,估摸谁都没想到,冥河老祖竟然还有这等操作。

只见冥河老祖抬手一转,将这十二品业火红莲抓在手中,随后径直把这业火红莲往嘴里一送。 ‘咕噜’一声,直接给吞了!任谁都没有想到,这号称焚灭万世一切因果的十二品业火红莲,竟然被冥河老祖这般给吞了,就不怕火烧神魂?!“哈哈哈哈!!!”冥河老祖吞下十二品业火红莲,仰天狂笑。 他的身上,有着业火自内而外疯狂冒出,连带那些血水巨人亦是有着滔天业火汹涌冒起。 ‘嘁!’亦是在这一刻,两道剑鸣从这血海之下,破天而起。 元屠剑,阿鼻剑。 这两柄杀戮而不染因果之剑,此刻破天而起之后,没有去往别的地方,更是没有剑指太一。

反而,这两柄剑的剑锋所指之地,是冥河老祖!在无数天众的惊愕目光中,这元屠阿鼻双剑,破风而出,竟是直接刺落在冥河老祖的左右双肩!自裁?!“来!都来!!”冥河老祖血发狂散,笑声中带着疯巅。

这两柄落在他左右肩膀的元屠阿鼻之剑,绽放血色光芒。 有着血,从这剑刺血口之地弥漫而出,蔓延至整个剑身,接着这两柄剑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

准确说,笑容后流入了冥河老祖的体内!洪荒万灵皆知。

血海冥河,一生有着三大至强法器。

凭借这三大法器,冥河威名、声震洪荒。

一为元屠剑,二为阿鼻剑,还有则是十二品业火红莲!这三道法器,任何一道都是足以纵横洪荒的强大法器,然而这个时候,竟是全部被冥河老祖给吞了。 以自己的肉身,硬生生将这三柄法器给化了!在这些天众看来,这个时候的冥河老祖,那就是疯了。 完全、彻底,百分百疯了!且不说这化了这三件法器会不会得到力量的提升,光是把法器融入肉身这种操作,他们摸滚打爬这么多年还就从来没见过。 这一波下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砰!’‘砰!’‘……!’而就在这个时候,冥河老祖的体内,有着一声又一声爆响,整个人就跟过节放炮仗一样,他的脸色这个时候更是狰狞异常。

转而,是疯狂的痛吼!然而痛吼归痛吼,这冥河老祖的气势,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攀升,极速攀升,比先前任何一次的速度,都要攀升的快!而且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也是让人无语的是,这冥河老祖痛吼就痛吼,你说你好好的吼也没有什么。 可偏偏这冥河老祖在痛吼鬼嚎的时候,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狂笑。 听起来…极为怪异。 给人的感觉,俨然就是一个魔怔了的神经病。 这个时候的冥河老祖,如果非要一句话来形容。 那就是。

痛,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