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164章 《望夫成龙开机》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37人围观
简介 此时,嘉禾的董事长办公室中。 原本算准叶景诚会来找他的邹纹怀,这段时间一直等待好消息到来。 没想到叶景诚在交接了第二个剧本后,就像跟嘉禾划清了界限,连基本的接触都懒得来。 就

第164章 《望夫成龙开机》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此时,嘉禾的董事长办公室中。

原本算准叶景诚会来找他的邹纹怀,这段时间一直等待好消息到来。 没想到叶景诚在交接了第二个剧本后,就像跟嘉禾划清了界限,连基本的接触都懒得来。 就连《a计划》大半个月的拍摄,他甚至可以一次都没有到场,何况这一次《a计划》顺利杀青,还是邹纹怀亲自发起的邀请,邀请他来参加杀青宴和记者招待会,没想到他这个编剧和挂名副导演丝毫不赏面,就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这个衰仔最近在搞什么鬼?”邹纹怀暗里算计别人,但是在何贯昌这个熟人面前,情感就没有半点掩饰。 得到叶景诚这个答复,心中难免产生不愉快的想法。 一旁的何贯昌,注意到他欲要发难的表情,带有几分拘谨说道:“我听人说,他这几天似乎在筹备新戏。 ”“听人说?”邹纹怀面色更加不善,质疑道:“就是说连招呼都没和我们打?难道他还想将电影搬到其他院线上映!”“会不会是他有什么苦衷?”思量前后,何贯昌讲出一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这个衰仔有多蛊惑你不是不知道,现在你和我说他有苦衷?”邹纹怀哼了一声,正打算想办法对付这个古惑仔,忽地想到了一个潜在的因素。

邹纹怀看了何贯昌一眼,双方似乎达成了某种意识,邹纹怀确认道:“你是说……?”“那两兄弟。 ”何贯昌指的正是向十强和向十三。

毕竟对方在之前就放过话,要找叶景诚负责电影的监制。

想到这个可能性,邹纹怀火气随之降了下来。

如果真是这个情况。 那么叶景诚就属于被逼,这个责任还真算不到他头上。

“就算他是被逼的,都不一定要就范。

我之前暗示了那么多次,别说他是个醒目仔,就是傻的都应该反应过来。

”这一点使得邹纹怀十分费解,因为他给叶景诚的选择,和向十强给叶景诚的选择。 完全是一条正路和一条邪路。 现在叶景诚却是选择后者,难道社团的人好打交道一些?“或者就是因为你暗示太多。 ”何贯昌以自己的见解进行思考,苦笑道:“你和他说了那么多。 如果真的由你来解决这件事,到时候他欠你的人情可就大了。 ”相对来说向家可能更加难缠,但是其中只掺和了利益关系,不会对叶景诚造成任何掣制。 何况向家两兄弟都是外行。 等于把他的权限放至最大。 大到可以供他胡乱瞎搅。

“这一点,我真是少算了。 ”邹纹怀失望道。 如果叶景诚来找他帮忙,以他今时今日的人脉和地位,向家兄弟注定要失望而归。 偏偏叶景诚选择和这两兄弟合作,那样他就不方便主动去插手。

毕竟邹纹怀没把向家两兄弟放在眼里,不代表他就可以肆意找对方麻烦。 或者说这么做很没有必要,他是贵瓷器对方是烂缸瓦,这样做除了让对方发起报复。 别无其他的用处。 ……“第一场第一次,艾克什。 ”“嗒”的一声。

场记打响手中的场记板,第一场拍摄正式开始。 《望夫成龙》的剧组在几天前就人齐,这一次叶景诚依然挂名监制,导演和副导演分别交了给黎应就和李力迟。 黎应就的能力不需要多说,先后监制过几部电影。

即使这几部电影票房部是太好,但是相对于导演这份工作,他是绝对可以胜任。

至于李力迟,他和周星池可以说是黄金搭档,两人合作过很多部电影。

诸如《破坏之王》、《唐伯虎点秋香》、《食神》、《喜剧之王》、《少林足球》等等。 可以说周星驰登上‘喜剧之王’的宝座,他是功臣之中的功臣。

所以叶景诚给这个机会他们磨合,尽可能将契合度提上来。 毕竟青灯娱乐如今人才有限,而且对于周星池无厘头一类的电影,还真没一个人能够胜任的。

叶景诚选择《望夫成龙》这部电影,因为这部影片在周星池的代表作之中,可以说是搞笑片最低的起点,只是靠单纯的言语笑话来吸引观众。 再者如今的周星池对于演技的把握,并不能做到收放自如的程度,更别说适应无厘头这种浮夸又难以驾驭的类型。 “咔!”还不等周星池和吴君茹进行第一场戏的对方,叶景诚就直接叫停两人。 无他,两个人的表现都太过激动,毕竟是第一次做主角,目光难免自觉看向镜头。

“对不起啊,监制。 是我太紧张。

”周星池意识到问题所在,马上和叶景诚低头认错,姿态可谓放到最低。 “没事,再来一场,注意把握自己的情绪。

”叶景诚转而对吴君茹叮嘱道:“你也是,不要老向镜头这边看。

”“哦,好吧。

”其实吴君茹想要反驳,她哪里有往镜头上看,明明是向你身上看。 “第一场第二次,艾克什。

”“我们以后怎么办?你有什么打算啊?”此时,两人的装扮不可谓不接地气,周星池上身一件泛黄的t恤,一条灰褐色的中裤,另外一个卷毛头,一看就知道是社会的基层人士。

吴君茹的装扮倒是要好上一些,不过手上拿着一把大葵扇,瞬间将这点光芒遮掩过去。

“打算?”周星池按照叶景诚事先的吩咐,这个时候尽量表现得迟疑和躲避问题。

“打算啊。

”吴君茹一边继续追问,一边拿着个大葵扇替周星池扇风。

“打算这种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

”周星池敷衍的笑了笑。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吴君茹的演技虽然生涩,不过表情却是十分到位,配合着有些不悦的情绪,就像和周星池小两口起争执一样。 “就是……”面对吴君如的逼供,周星池犹豫不决。

“就是什么?”“我明天我告诉你。 ”说完,周星池脚底抹油,一个转身就走了去。

第一个镜头宣布结束,尽管没有出现大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叶景诚还是让他们多拍一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