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回 发愤练功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191人围观
简介 武当,真武大殿,一片黑纱白布,昔日里欢笑声不断的练功场上,这会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欢声笑语,每个弟子的脸上都写满了凝重与悲愤之色,在真武大殿外的广场上打起武当长拳,虎虎生风,而耿少南则是面沉如水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回 发愤练功沧狼行最新章节

武当,真武大殿,一片黑纱白布,昔日里欢笑声不断的练功场上,这会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欢声笑语,每个弟子的脸上都写满了凝重与悲愤之色,在真武大殿外的广场上打起武当长拳,虎虎生风,而耿少南则是面沉如水,负手背后,来回地在殿上的台阶上巡视着,全然不见昔日的那种和善与从容。 耿少南抬头看了看已经到日中的太阳,时值八月,骄阳如火,就连树上的知了也热得拼命大叫,暑气滚滚,十几步外可以看到热浪翻翻,广场上的数百弟子,脸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衣服也几乎全部湿透,就连站在耿少南身边的何娥华,也是汗透重衣,额上的那道毛圈圈,给汗水紧紧地贴在脑门上,一股子混合了兰花味道的少女体味,直冲着耿少南的鼻子。 可是耿少南却是面无表情,他厉声道:“停!”所有的弟子们打出了最后一招武当长拳,一个个收拳运气,结了收手式,轻轻的长叹声和舒气之声此起彼伏,从早晨辰时开始,大家已经练拳练掌到现在了,这些天来,耿少南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天天对师弟们这样魔鬼训练,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大家都能理解大师兄的心情,可是今天,也几乎到了体能的极限了,只一听到“停”字,立即如逢大赦,甚至不待耿少南下令,就有不少人准备去找水喝了。 何娥华也松了口气,正待开口让大家都吃饭,耿少南却突然大声道:“我还没有让你们解散,全都回到各自的位置!”何娥华的脸色微微一变,轻声道:“大师兄,你这是。

。

。

。 ”耿少南没有扭头看小师妹,却是沉声道:“大家各回原位,从上午你们的训练来看,平时的基础不足,下盘虚浮,出拳无力,这怪我平日里对你们的训练不够抓紧,尤其是扎马步的时候,没有严格要求,现在,所有人都要扎马步一个时辰,扎完了才能吃饭!”说到这里,耿少南走到台阶之上,运气凝神,两膝微弯,双拳收于腰际,扎了一个标准的马步,而其他的弟子们看到大师兄带头扎马,也无话可说,只能一个个跟着扎起马步来,刚才还动静不小的真武广场上,一下子变得平静了下来。

何娥华的秀眉微蹙,上前悄声道:“大师兄,天太热了,师弟们练了一上午了,还是让大家休息一下吧。

”耿少南的剑眉紧锁,也压低了声音,说道:“师妹,现在不同以往,妖女不除,武当随时有危险,这时候多流汗,动手的时候就少流血,我是为了大家好,你若是饿了,就先去吃饭吧。

”何娥华叹了口气:“你不结束,我怎么能走,大师兄,这阵子你对师弟们完全象是变了一个人,不少师弟私下找我,都说变得快认不识你了。

”耿少南冷冷地说道:“以后要是师弟们对我有意见,让他们直接来找我好了,师妹,我知道你心软,但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什么时候为师伯报了仇,我自然也不会再这样苛求师弟们了。 ”何娥华厚厚的小嘴唇动了动,眼波流转,正要说话,突然“扑通”一声,一个蓝色的身影倒在了地上,何娥华的眉头一皱,也顾不得再与耿少南说话,直接就跑了过去,原来是三代弟子刘知节,脸色发白,身上虚汗直冒,何娥华奔到了他的面前,一看这情况,神色就凝重起来,这是中暑的症状,她连忙说道:“张师弟,颜师弟,快把刘知节抬到荫凉的地方!”刘知节吃力地撑着眼皮,有气无力地说道:“师姐,对,对不起,这几天,这几天我偶感风寒,这身体,这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了,让,让我歇会儿,我有了劲,再,再来扎马步。 ”何娥华的脸上写满了怜惜,说道:“你这个样子就好好歇息,身体好了再练,大师兄不会怪你的,张师弟,颜师弟,把他抬下去吧。 ”两位师弟点了点头,扶起刘知节就要走,耿少南却大声道:“张师弟,颜师弟,安顿好了刘师弟后马上回来继续,训练量一定要完成,路上的时间也要补上!”此言一出,师弟们个个脸上变色,何娥华暗叹了口气,神色复杂地看了耿少南一眼,向着刘知节被架走的方向跟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武当后山,小溪边上,何娥华信步至此,走上了那道小桥,流水潺潺地从桥下而过,而一边的溪边,耿少南却是手持蓝光剑,发狠地练着连环夺命七十二剑,他的身法快得无以复加,每一次出剑,都是又准又狠,剑风凌厉,与他以往那种沉稳厚重,出剑从来都留三分余地的风格完全不一样,招招都是那种致人于死命的招数,让何娥华看了之后,心里都生出了些许害怕。 终于,耿少南练到了最后一招,夺命连环,他大喝一声,伸脚一扫,一块鹅卵石腾空而起,而他手中的蓝光剑,则瞬间连刺九剑,九道剑光,点中了这鹅卵石的九个位置,“叭”地一声,这块坚硬的石头,竟然一下子给切成了碎粉,伴随着深蓝的剑气,倏然而下,洒得耿少南满身都是。

耿少南长出一口气,浑身上下暴涨的蓝光,渐渐地收拢,他没有回头,平静地说道:“师妹,你来了。 ”何娥华点了点头,纵身一跃,落到了耿少南的身边,她微微一笑,高兴地说道:“是的,我安顿好刘师弟以后,就回到广场上,却是左右不见你,我料你会一个人独自来这里练剑,就寻了过来,果然,你在这里。 恭喜大师兄,你的剑法又精进了。

”耿少南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的蓝光剑,神色间满是自责:“以前我就是太放纵自己了,以为反正我不是武当的掌门弟子,不需要那么努力地练功,只要教好师弟们就行,结果就这样一天天地荒废了本门功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