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86章 怀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8人围观
简介 八亿看起来的确不少,好像雷觉昆这一级的当代大亨,身家也就在二十亿左右。 ≥叶景诚手上的不动产再加上这一笔,已经助他成为可以和前者相提并论的人物。 可能对李政平等人而言,这八亿看起来

第286章 怀疑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八亿看起来的确不少,好像雷觉昆这一级的当代大亨,身家也就在二十亿左右。 ≥叶景诚手上的不动产再加上这一笔,已经助他成为可以和前者相提并论的人物。 可能对李政平等人而言,这八亿看起来来得似乎很轻松,无非就是浪费点时间,去按一按佳宁这只任由拿捏的水鱼。

实则叶景诚用了差不多半年时间来布局,期间还要不断去关注佳宁内部的问题。 如果将这份时间和精力投入其他投资,他的收益可能远不止这个数目。

其次,这个计划还涉及了李政平等人所不知道的内幕,计划接下来可能还会涉及到几条人命。 不管是不是叶景诚所为,但是绝对跟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综合看来,靠这种手段来发横财的结果也不外如是。 正验了那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而叶景诚的这个道,就是为人所不知的后世资讯,将它好好利用起来做生意和投资,才是叶景诚日后最正确的敛财方法。 “打个电话到icac,举报佳宁集团的账本有问题。

”想了想,叶景诚对李政平吩咐道。

“但是举报商业犯罪的问题,不应该是打到商业罪案调查科?”李政平问道。 他理解叶景诚这样做的原因,是不想这件事还有后续的麻烦。

所以故意制作出麻烦让佳宁的人无暇分身,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将留下蛛丝马迹处理掉。 “你觉得佳宁的账本真的有问题,他们在商业罪案调查科会没有内应?”叶景诚反问道。

闻言,李政平瞬间明了各种原因,佳宁集团上市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如果他们对股市真的什么都不懂,还不雇用专业团伙来管理的话,集团的资金早应该被其他大鳄分食了。

那只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不见得光的隐晦事,而要做到有恃无恐的地步,那他们在相关部门必然有内应配合。 如果叶景诚直接打电话到商业罪案调查科进行举报,很可能事情没呈交到上级,佳宁已经从内应处得到提醒,到时候他们就有足够时间来应付。 所以去icac举报要更加符合目前的情况,尽管佳宁集团未必涉及贪污事件。 但只要集团被发现任何有可疑的问题,那icac就会像吊死鬼一样吊在身后。

无论结果如何,时间上绝对足够叶景诚处理好留下的手尾。

李政平拿起电话,拨通了icac的举报电话,对接听的当值警员说道:“喂,你好啊。

我要举报一单商业罪案,里面很可能涉及重大贪污事件。 ”电话那一头,听到这个消息马上重视了起来,请李政平稍等并叫来调查的主任。

“你问我叫什么名字?”李政平没想到这个主任首先问的不是这宗案件,而是问及他的个人信息。

于是李政平向叶景诚投去请示的眼光,后者勾了勾手指让欧阳明拿来纸和笔,而后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 “是不是我说了你们一定不会曝光我的信息?”李政平看了一眼纸上的名字,虽然不知道叶景诚是不是有其他意思,不过在得到调查主任的承诺之后,他照着说道:“我叫雷锋,家住在荷叶坝。 ”……隔日。 受到举报的佳宁集团,一名icac的调查主任带着几名手下登门拜访,循例请陈松青等人配合工作。

问及一系列的问题之后,他们没有得到半点实质的证据,只能暂时离开并等待上级的安排。

一清早就有icac上门扫兴,陈松青等人肯定是没好脾气,又不得不静下心共聚会议室,商量如何解决接下来的问题。

“还联系不上何桂全?”陈松青问道。 在座的依然只有四个人,包括陈松青、钟正文、邬开莉以及詹培文,而何桂全从昨天突然离场开始,陈松青等人就一直联系不上他,何桂全也不主动来公司露面。

“我刚收到消息,他昨晚收市之后,坐了一辆游艇出公海,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钟正文说道。 他始终认为何桂全就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不然怎么还要坐游艇出公海?明显是为了逃避什么问题,又或者跟他们玩躲猫猫。 闻言,陈松青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何桂全不出现始终是一个问题,连他也开始怀疑对方是光明正大套一笔然后跑路。 “说回今天的事,有没有查清楚举报我们的人?”陈松青将转移话题。 何桂全一天不出现,或者他们查不到更确切的信息,始终没办法确认何桂全就是那个出卖他们的人。 贸然下决定,会不会冤枉何桂全是其次。 陈松青是担心真正的元凶,利用何桂全这个幌子成功脱身,到时候一切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他们就是想深入调查也无能为力。 “查到了!名字叫雷锋,住在荷叶坝。

不过这个地址是假的,所以我觉得姓名应该也是假的。 ”詹培文说道。 “那就是什么都没查到?”陈松青眉头紧皱。 “这个……”一时间,詹培忠无话可说。

不是他没用心去调查,实在是对方太过神秘。

詹培忠巴不得查出什么消息,毕竟他和这个神秘人还存在交易,如果可以搜集到对方的一些信息,到时候他也不至于那么被动,或者还可以间接威胁对方一笔。

“我这里收集了一份资料,大家不妨看一下。

”陈松青拿出一份文件。 “叶景诚?”对于这个名字,第一个接过来看的钟正文表示陌生。 “这个小子一年前才从大陆偷渡过来,从搬砖头、开烧烤档、再转战期货和股市。

赚到第一桶金就去投资电影,几乎每一部电影都能破千万票房,现在已经是新一代大亨。 ”陈松青讲解道。 “但是他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邬开莉问道。

“问题就在这里,这个人有非常专业的股票和期货知识,半年前就通过白银的期货市场大赚一笔。

”陈松青将话题指向詹培忠,问道:“你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他有没有可能插足我们公司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