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一百一十八章 老祖亲审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09人围观
简介 “林宇何在?”侍卫再次发声。 能够手持节杖的方家侍卫,出自内院执法堂,又名节杖卫,任何族中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都会经由节杖卫之手,押往内院执法堂,并执行刑罚。 方府百年,节杖卫杖毙

第一百一十八章 老祖亲审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林宇何在?”侍卫再次发声。

能够手持节杖的方家侍卫,出自内院执法堂,又名节杖卫,任何族中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都会经由节杖卫之手,押往内院执法堂,并执行刑罚。 方府百年,节杖卫杖毙过不少犯了大错的方家子弟,凶名赫赫,令人谈之色变。

林宇对方家的一些事情还是知道的很清楚,但没写想到节杖卫今天会来拿他。

“我就是林宇。 ”林宇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甚至是有些冷冽,不用想也知道,方家高层终于知道灵稻泄露的事了。 但没想到,他们竟将泄露灵稻的罪魁祸首,怀疑到了自己头上。

“拿下!”节杖卫动手,四根节杖直接交叉向林宇的身子而来,林宇闪身避开后,冷冷地看着四个节杖卫,道;“我犯了何罪?”节杖卫冷笑,再欲出手,方清雪站了出来,轻喝道:“住手!是谁派你们来拿人的?执法堂令呢?”“小姐,我们没有执法堂令。

”为首的节杖卫摇了摇头,但眼神却是格外森然,盯着林宇道:“小的是奉老祖与家主之令,前来擒拿林宇,他泄露方府机密,置方家于险地,罪该万死!”“老祖?”方清雪神色骤变,老祖亲自拿人,她就没办法制止了,随即疑惑地看了眼林宇。

“灵稻之事泄露了……”林宇苦笑地看了眼方清雪。 此事方清雪不知情也在情理之中,连方家内院高层都是后知后觉,她怎么可能清楚。 灵稻泄露的事,最开始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也只有身为郡守的陈廷均知情。

直到林宇跟方世玉从醉仙楼,被请到郡守府后,才让外院院主方如龙嗅探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事实证明,林宇与方如龙的猜测都没错,方府灵稻的事情确实泄露了。 只是方家老祖与内院家主,却认为是林宇泄露了这件事,不禁让林宇觉得可笑。 “怎么会这样?”方清雪美眸中满是骇然之色,灵稻泄露,关乎的是方家百年大计,严重的话,甚至有灭顶之灾。

林宇叹道:“纸是包不住火的。 ”随后他看向四名节杖卫,道:“带我去见方家老祖与内院家主吧!”这下轮到四名节杖卫惊诧了,刚才还反抗不遵,现在居然主动提议见家主。

“我也去!”方清雪似乎担心节杖卫为难林宇,也一并同去了。

有方清雪出面,四名节杖卫也不敢为难林宇,只是分别站在林宇左右。 此时此刻,方清雪心乱如麻,灵稻之事泄露,总督府知不知情,京师朝廷知不知情?若是知道了,方府会面临何种惩罚?直到此刻,方清雪才觉得林宇当初提议上报朝廷是正确的,他的担忧也没错。 方府内院议事堂内,方家老祖方真端坐堂中,闭目养神,他身旁坐着心事重重的方彦。 而堂中两旁也聚集了方家的内院高层,包括外院院主方如龙,文堂赵东如。 林宇与方清雪来到议事堂后,节杖卫便退了下去,而那端坐堂中的老祖也是睁开了双目,深邃的同时充斥着一股森然之意。 “方清雪见过老祖,家主,诸位世叔伯……”方清雪揖礼道。

林宇也躬身行礼,在打量着方家内院高层的同时,内心有种三司会审的感觉。

他看到了方如龙与赵东如,内心稍稍松了口气,随后在内院高层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赫然正是在才气阁内遇到的老者陆庸。

陆庸脸上带着一抹微笑,看到林宇的目光望来,微微点头回应。

安静的议事堂中,气氛非常的压抑,谁料林宇才行完礼,那方家老祖压抑许久的怒意爆发,猛地一拍桌子,道:“你好大的胆子!”砰!一声巨响,将议事堂中所有心事重重的人都吓了一跳,脸色一白,如今方府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所有人都成了惊弓之鸟。

稍微有点大的动静,便觉得人头快要落地了。 “小婿胆子小,并不大胆。

”林宇深吸了口气,正视方家老祖方真,内心暗道文道修士似乎也不怎么样,同样是有血有肉的凡人。 方真冷声道:“方府哪里对不起你?给你吃住,供你读书修行,你为何要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林宇一脸平静,道:“小婿不明白老祖说什么。 ”“你……”方真勃然大怒,道:“居然还死不承认,灵稻之事,是不是你泄露的?吃里扒外的东西,外人果然是外人,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老祖!”“老祖息怒!”……赵师方如龙方清雪连忙站了出来,老祖的这番话说的太过了。

“老祖,凡事都要讲证据……”方如龙皱眉道:“老祖常年深居内院,很多事情并不知情,如今灵稻之事泄露,为何就一定外人呢?再说林宇入赘我方家,又怎会是外人?”“方院长言之有理!”赵东如也站了出来。

“林宇血祭诗词,才有了灵稻的复苏,而灵稻又是我父亲培育出来的,他没有理由陷害我父亲。

”方清雪同样觉得不可能是林宇。

一个担心她,担心自己父亲的人,怎么可能会害她父亲,老祖怕是糊涂了。

“证据?”突然,议事堂外,不需要再面壁思过的方如山一脸愤慨的走了进来,指着林宇道:“灵稻复苏之后,你三番四次出入武陵郡守府,每次都带回不菲的银子回来,这是不是你向陈郡守泄露秘密而得到的赏赐?”“为了银子,置家族利益于不顾,其心可诛!”方如山的一番话,让得内院高层所有人神色动容了起来,真有其事?方真一听林宇居然是为了银子出卖了方府,心头骤然无名火起,怒斥道:“难怪陈廷均此人会登门造访,甚至威胁本老祖,说总督府要来收拾我方府,果然都是你暗中泄密,今日老祖我要清理门户!”他向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但就在他准备出手惩戒林宇之际,一旁沉默许久的客卿陆庸站了出来,道:“老祖,切不可冲动,让林宇来解释这些银子的由来,若是真与灵稻有关,大可力斩无赦,但若平白无故地冤枉一个对方府有贡献的人,却大不可为。 ”“陆师所言甚是!”方如龙与赵东如点头说道。 PS:多多评论,多多五星,多多推荐支持……谢谢打赏的诸位书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