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三十三回 昭君送杏元联姻 邹公回府知根由

本站2019-07-1293人围观
简介 。 话说杏元小姐走至中堂,说道:“恩父请坐,待孩儿拜见。 ”邹公见了,忙命仆妇扶起,向着夫人笑道:“这位姑娘,从何而来?”夫人便将前后之事,细说了一遍。 邹公便拍手哈哈大笑道

第三十三回 昭君送杏元联姻 邹公回府知根由

。

话说杏元小姐走至中堂,说道:“恩父请坐,待孩儿拜见。

”邹公见了,忙命仆妇扶起,向着夫人笑道:“这位姑娘,从何而来?”夫人便将前后之事,细说了一遍。

邹公便拍手哈哈大笑道:“这就是天缘,非同等闲。

”因又问道:“贤侄女可曾许人家否?”夫人道:“虽末适人,当初她父母已曾面许梅璧。 后因和番,两相阻隔,故而蹉跎至今。

”邹公道:“原来侄女就是梅良玉的夫人,老夫失敬了。 ”杏元小姐道:“爹爹何出此言?孩儿蒙恩收养,如同再造。 孩儿虽不肖,爹爹念及家父母全在刑狱之中,异乡孤女,求恩父母格外怜之。 ”邹公与夫人一齐笑道:“我儿说哪里话来,老夫非有他意,所敬者你丈夫是个才子,当今之世,谁不称赞?”夫人道:“梅璧既是当今才子,相公可曾见过?又不知他的人品如何?”邹公笑道:“老夫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不敢说谎。

”夫人道:“据这样如此说,但不知与穆生才学孰高孰下?”邹公道:“梅良玉的人才学业,虽人人称赞,老夫却未亲见。

”夫人道:“梅生之才学,如珠玑万斛,人品是掷果盈车,是实实信得过,与穆生,。

”邹公道:“夫人又来谎谈。 梅生乃江南人氏,离我大名府二千里路,夫人何以见得与穆生无二?”夫人道:“相公把穆生当作何人?”邹公道:“穆荣就是穆生,当做何人?”夫人道:“你不知其中缘故。

那穆荣实是梅良玉。

”邹公道:“夫人何得而知?”于是,夫人把两人思钗得病的情由,细细他说了一遍。

邹公大笑道:“原来有这许多的隐情,老夫如在梦中,今日方知详细。 据夫人说来,良玉是大孩儿之婿,云英女儿又当另择配偶了。

”夫人道:“相公,这另配的话,从此休提。

”邹公问道:“这话怎讲?”夫人便将二人得病十分沉重,如何行权探病冲喜,说了一遍,又将姐妹二人,不肯分离等情,又将留钗为定,面许梅生,也说了一遍。 邹公大笑道:“夫人乱做了。 ”竟奔书房中来,口中大叫道:“穆贤契!”良玉出来迎着,说道:“大人!”邹公又叫道:“良玉贤侄!”良玉一躬道:“老恩师!”邹公道:“老夫与贤侄聚首二载,不知其中备细,真愚人也。 ”良玉又一躬道:“小侄乃天地间一大罪人也。

非敢欺瞒老伯,实,望老伯恕小侄欺瞒之罪!”邹公笑道:“贤侄说那里话。

”于是坐下谈些朝中事情,又讲些家书诗句,渐渐提起云英的姻缘事,于是,良玉唯唯。

邹公见良玉如此,说道:“贤侄,非老夫草率言之,老夫久有此意,若贤侄不信,即命家人将昔日寄回书信取来。

”不一刻取来,邹公递与良玉道:“贤侄,请看此信,便见老夫的好意,怜才之心也。

”良玉站起身来,接书观看,便一躬到地道:“小侄一个顽愚,荷蒙大人数年栽培,难报大德。 今又蒙结丝萝,小侄岂不知重轻而敢于违命?但小侄已定陈氏杏元,岂敢又屈世小妹,故而,望老伯大人原而谅之。 ”邹公笑道:“昔娥皇、女英同归虞舜,况她姐妹二人,又不忍分离,甘心。 老夫主意已定,贤侄勿得见却。

”良玉道:“既蒙岳父如此,小侄焉敢违台命?岳父请上,待小婿拜见。 ”邹公见他已允亲事,心中大喜,就受了良玉四拜。

又同至内堂,拜见夫人。 至此,府人等,俱称姑爷,把两位千金小姐,躲在房中,各自心中暗喜,日后招亲。

于是,邹公忙命治酒,以作贺喜。

邹公与良玉在书房吃酒,说道:“贤婿,如今奸相执掌朝纲,恐漏真名,祸生不测。 莫若以老夫的愚见,仍以穆荣之名,入籍大名府。

后日相机,再为更易何如?”那良玉便一躬道:“谨遵岳父大人严命!”河北今乃科场之年,良玉高高中了大名府的案首。 各官见了,也称邹公之婿,且又才高,是以举它个博学,轻轻地得了真主。 邹公十分欢喜,以为眼力不差。 忙了两月,又要打点进京会试,但唐朝贡生,即能会试,非比后世要乡试中了,方能入闱。

闲活休提,再言邹公忙忙写了几封相知的书信,又命五、六个诚实家人,择了吉门,送良玉进京。 于是,良玉辞别邹公夫妇,同了家人,一齐动身,取路进京。

非止一日。 那日到了都城,家人寻下了房子,请良玉安歇,已在京中不提。 再说春生在邱公署内,入了河南籍。

入泮乡试,又中了副榜。

今又来至京中会试。

再言那良玉,在寓所过了几日,取出各家信与家人们先去投递。 将冯公书留下,自己写了一个手本,同书信,待自家亲自奔到都察院衙门而来。

走进头门,良玉吩咐家人:“你们在外面等候。

”自己取了手本、书信,独自走至仪门。 只见的无人来入,又见东角门悬着一块吊牌,牌上面写着一张告示,良玉看见上面写道:“本院示谕:一应贡生举监生员得悉,今照得本都院钦奉圣命,今科考试天下各省英才。 场期在近,理宜静候。

凡有一应紧要公文,均已委官料理。

至于亲族相知,山人野客,见选生员,禀投书者,照理东号房书吏即时辞回。 所有书信、手本、名帖,均投号房,候本部出闱之后投递。 该房并管门人役,嗣后务须遵照,不得擅行混禀。

倘政故违,定行重责,决不姑宽。

本都院,勿得视为故套。 倘有军国重务,即行禀报,毋违特示。 ”梅良玉看了一看道:“虽是故套,而冯公为人耿介,那把门人役,如何肯替我投递?”心中想道:“不要理它”。

我到宅门上看看,且或者遇见个熟人,他便肯替我投递,亦未可知。

”一直来到宅门,只见里面走出一个老人家迎着说道:“相公,你是做什么的?”良上道:“小生要会你家老爷的,有书信、手本在此。 ”那老人把良玉看了一看道:“你这位相公,好象是在山东船上会我家老爷的穆相公吗?”良玉道:“正是。

”那家人见说是穆相公,便说道:“相公,请到迎宾馆少坐,待老奴与相公通报。 ”于是,在良玉手中接了书扎、手本,往内通报。 又见一个人手拿帖面,飞跑前来。

家人认定一看,认得是邱姑老爷。

家人上前迎着。

方知邱相公前来谒见。

请至迎宾馆,他才进去通报。 你道这邱生是谁?原来就是春生。 邱夫人是冯公的妹子,所以春生来拜见母舅。 家人进去投帖,他走至迎宾馆坐下。 不期良玉已先在内,二人忽然相见,不觉大哭起来。

一时,各叙离别之情。 春生已知姐姐神人搭救,现在邹府;梅璧又知母亲在母舅任上,俱各平安,俱各大喜,专等谒见冯公,不知冯公可曾会否?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