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人生是一点一点被摧毁的

本站2019-07-0741人围观
简介 一个会议,一个人在剪指甲。 噼啪,脆而尖锐的声音,格外具有穿透力,会场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听到了。 领导噤了声,等着剪指甲的人良心发现。 结果是,那天,领导不说了,声

人生是一点一点被摧毁的

  一个会议,一个人在剪指甲。 噼啪,脆而尖锐的声音,格外具有穿透力,会场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听到了。

  领导噤了声,等着剪指甲的人良心发现。

  结果是,那天,领导不说了,声音就没了,领导开讲,声音就响起。

  一场猫鼠斗。   整个会议的庄重感和严肃感,顿时稀里哗啦,七零八落。

    一位教授曾在电视里讲社交礼仪,他说,在公众场合剪指甲,是最要不得的。   哪怕是一个极无聊的会议,哪怕讲话的人是一个让人讨厌且无德无能的家伙,你也不要在这样的场合剪指甲。   因为,你沦陷的,是这个世界的庄重感和严肃感。     庄重感和严肃感为什么不能沦陷呢?  他没讲。

我想,他大概要说的是,当庄重感和严肃感沦陷后,一个人精神深处的神圣感就无法再构建起来了吧。

    而神圣感支撑起来的,其实是人类自身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