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328章 水鬼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69人围观
简介 黄昏,雨后的天空显得澄净入洗。 洛江之中,依然波涛汹涌,但水位已经开始下降了,江畔显现出洪水冲刷过的痕迹,此时秦朗和洛滨,一起出现在江畔,向着不远处的韩三强等人走了过去。 秦朗和洛

第328章 水鬼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黄昏,雨后的天空显得澄净入洗。

洛江之中,依然波涛汹涌,但水位已经开始下降了,江畔显现出洪水冲刷过的痕迹,此时秦朗和洛滨,一起出现在江畔,向着不远处的韩三强等人走了过去。

秦朗和洛滨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秦朗接到了韩三强的电话,得知韩三强已经找到了一点线索。 韩三强办事一向比较稳妥,这就是秦朗比较欣赏韩三强的地方。

若是论功夫的话,韩三强并不算高,但是甭管夏阳市的政府官员还是三教九流,韩三强都认识不少的人,而且在需要的时候,韩三强总能将这些人给找出来。

今天,为了办好秦朗交代的事情,韩三强找到了一个“水鬼”,这人名叫阮波,之所以被称之为“水鬼”,是因为他的水性极好,甚至比水鬼的水性都好。 阮波这个人,经常在发洪水的时候“发财”,因为每逢发大水的时候,上游总会有什么鸭子、鹅之类的被大水冲下来,甚至还有猪牛等牲畜,这家伙以前经常冒着大浪去水里面捞这些东西,不过也只有他那近乎变态的水性才能发这种财。

今天韩三强找到阮波,却是让他下河去摸“石头”,只不过不是去摸鹅卵石,而是去摸碎裂的堤坝石头。 秦朗让韩三强帮忙,一方面追踪可能在堤坝进行了破坏的人,另外一方面就是搜寻线索和证据。 秦朗告诉了韩三强堤坝可能是被人破坏,那么被破坏的地方自然可能会留下痕迹的,这一点警察肯定也知道,只不过被大水一冲,这些痕迹早就已经无影无踪了。

但是韩三强让阮波下河摸石头,还真是摸到了几块碎裂的石头。 这几块碎裂的青石上面,隐约可以看到被炸药冲击的痕迹,只不过秦朗不是专业人士,无法确信这一点。 但是,韩三强还带了一个专业人士——徐正伟。 徐正伟是元平保全公司的总教练,他曾经子在特种部队服役过,当然是学过爆破知识的,所以现在秦朗需要徐正伟的意见。

徐正伟当然已经看过了这几块石头,他低声向秦朗说道:“秦先生,毫无疑问,这个绝对是爆破冲击造成的,而不可能是洪水冲击造成的。

并且,这不是普通的爆破。 ”“但是……据我所知,当时附近似乎没有听见爆炸的声音呢。

”秦朗皱眉说。

“现在的爆破技术已经很先进了,并不会产生很大的声音,何况这一次的爆破还是在水下进行了,所以附近的人没有听见爆炸声这很正常。 ”徐正伟用专业地口吻说道,“这种水下爆破的事情我们以前做过几次,所以我很清楚。

”“听你的意思,这个还是专业人士干的?”秦朗沉声道。 “肯定是专业人士。

”徐正伟说,“现在对于普通人来说,连雷管都是严格管制的,何况是这些水下爆破所需要的工具和材料了,就算是夏阳市的警方都没有这些东西——草!难道是军方的人!”无意中的一个推论,把徐正伟自己都给吓住了。 从目前掌握的蛛丝马迹来看,这事居然可能是军方的人干的,但是军方的人应该保家卫国才对,怎么摇身一变成了恐怖分子?这一次溃坝造成了十几个人死亡,还有十几个人失踪,造成的经济损失更给严重。 而这一切如果是军方的人做的,徐正伟认为这人简直是丧心病狂,简直不配做一个军人,简直就是畜生王八蛋!然则悲惨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徐正伟也知道当务之急是将这个人渣找出来。

因为怀疑的对象自指军方的人,所以秦朗没打算将这事通知警方,而只是告诉了吴文祥。

此时,吴文祥正在安抚遇难者家属,听到秦朗得到的线索,沉声道:“这件事情我猜到是认为的,但是没想到竟然跟军方有关系。 如果是军方的人,这事就麻烦了,警方的调查行动在军方驻地是很难展开的……而且,警方这方面难保不会走漏风声,如果让嫌疑犯听到风声,抹除了作案证据,事情就更加难办了。

”“这个我也知道。

”秦朗说,“所以目前我只把消息告诉了你。

”“秦朗——”吴文祥用沉重地语气说,“我知道你认识一些军方的人,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继续查下去。

毕竟这涉及到十几条人命,也许更多,不管下手的是谁,对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们都要将他揪出来,让他接受惩罚!你放心,只要你找到证据,这事我一定会让他们给出一个说法来!哪怕是挨处分、丢官也无所谓!”秦朗没想到吴文祥的身体里面还有血性存在,他的这种血性也许只是一时的,但此时却赢得了秦朗的几分尊重,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吴文祥到了这个位置上,还能因为老百姓的牺牲而愤怒,说明他至少还算是一个人。

要知道这政治官场上,很多人做了官之后,就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放心,他们如果不给出一个说法,我就给他们一个说法!”秦朗看着滚滚江水,目光之中的杀气如同翻腾的江水。

秦朗挂了电话之后,洛滨站在了他旁边,低声问道:“刚才听徐教官说,溃坝的事情可能是军方的人干的?”“十有**。 ”秦朗点头说,“而且很可能是服役的军人,因为如果是退役军人的话,就算是精通爆破技术,也未必能够搞到所需要的全部器材,你也知道现在国家对炸药之类的东西管理得多严格。

如果没有特殊渠道的话,根本弄不到这些东西。

当然,这些都只是怀疑而已,我也希望军方之中不会有这样的败类出现。 ”“既然你都已经开始怀疑了,而且徐教官本来就是特种兵,这也是他的推测,那么我相信这种推测已经**不离十了。 ”洛滨的神情显得有些悲哀,但很快悲哀被一种坚决给取代了,“这些人不能白死!”洛滨摸出手机,给她父亲洛海川打了一个电话。

通话结束自后,洛滨向秦朗说:“我已经给我爸爸说了这件事情,现在我们就过去军区驻地。 ”秦朗当然知道洛滨的父亲洛海川是八四三军的首长之一,并且他父亲就是八四三军主力师团的师长,绝对地实权人物。 如果洛海川肯插手这一件事情,那么这事处理起来应该会容易很多。